•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校花二三事儿第17章逃离

    发布时间:2020-10-06 00:01:47   

    本帖最后由 rainbow9527 于 2018-9-23 20:14 编辑

    第17章 逃离

    上一章 : -439938-1-1.html

    走了大约一个小时的路后,刘筱颖说尿急,吴能看了看旁边,也沒有什麽可以遮蔽的地方,只有一片绿油油的西瓜地.

    "到瓜地里将就一下吧!"吴能对刘筱颖说,大概是憋得很急了,刘筱颖听了二话沒说就走进了瓜地提起裙子,褪下内裤,蹲了下去.

    "抓偷瓜贼啊!…"突然从瓜地里冒出了三个男人,吴能还沒有反应过来,就被两个大汉用双手死死地摁在地上,刘筱颖也被一个男人从瓜地里揪了出来, 

    "妈的,总算抓住你们了,害老子在这里伏击了整整两天两夜".

    揪住刘筱颖的那个男人狠说道,刘筱颖的内裤还挂在腿弯里,尿水还在顺着瑟瑟发抖的两腿往下直淌.

    吴能和刘筱颖就被推搡着走,刘筱颖走在前面,前面揪着刘筱颖的那个家伙不断地把一只手伸进刘筱颖的裙子里面,刘筱颖只好不断地晃动屁股来躲避那只手,弄得那条挂在腿弯里的内裤又掉在了路上.

    "进去喽!".

    随着刘筱颖"哎呦"一声,那家伙摸在刘筱颖屁股间的那只手伸得更进了,吴能知道那家伙把手指插进刘筱颖阴道里了,心里直恨得牙痒痒.

    刘筱颖又是拼命晃动了一阵屁股,那家伙把手拿出后把裙子掀了起来,后面那两个家伙看见了,哈哈大笑:"哇!好白好肥的屁股啊!城裏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在一间上面挂了"村长办公室"牌子的房子里,他们见到了那个村长,那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村长,他们抓住偷瓜贼了",揪刘筱颖的那个说.

    "不是,我们不是偷瓜的,我们是路过的",刘筱颖带着哭腔抢先说, 

    "还是个女贼啊!妈的!敢偷起西瓜来了,不要命了吗",那村长根本不听刘筱颖的解释,转身对边上的一个人说:"快去通知村民,开个紧急大会把这对偷瓜贼示衆"那人听完就跑去通知了.

    随后,他们被带到一个晒谷场上,那里有个主席台,吴能和刘筱颖分別被人推靠在两根旗杆上,双手绕过旗杆后手腕被绳子捆住,他们背后分別站了两个大汉.

    人群很快就到齐了,吴能在上面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又看了看把头低得很低的刘筱颖,心里不免一阵酸楚,村长在主席台上坐了下来,拿着话筒开始讲话:"村民们,现在开个紧急大会,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偷你们西瓜的贼今天在西瓜地里被捉住了,也就是台上的这对狗男女".

    说完,台下一片骂声,看样子农民们恨死了偷瓜贼, 

    "大家静一静,今天召集大家的意思,就是要公开审判他们,要他们供出同伙,并且说出这两天偷的西瓜藏在哪里了",妈的,农村里的人是愚昧,吴能心里暗骂:怪不得报纸上总是刊登农村里漤用私刑逼死人的事,谁给他们审判他们的权力啊 

    "沒有,真的沒有偷啊!",刘筱颖边说边不停地勐摇着头,把丰满硕大的胸部摇得直晃荡.

    "村长,这女人胸部好像藏了两个西瓜"有人在台下大声说道,引起人群哄笑.

    这时候,村长色迷迷地看着刘筱颖的胸部,一本正经的说:"好像是有吧,不然怎麽会这麽鼓啊!"一边说,还一边托了托刘筱颖的胸部,刘筱颖急得把胸部直往后缩.

    "哗…"的一声,刘筱颖的上衣被村长勐的撕掉了,露出了里面的胸罩.

    "哇!藏得这麽好啊!一定是了",说完又拉住了刘筱颖胸罩的带子,刘筱颖的大白奶子从被拉掉的胸罩里面弹了出来,在阳光下不停地颤动,吴能看得拼命挣扎,想去替刘筱颖遮羞,无奈被捆着,怎麽也动不了身, 

    "哦!搞错了呀!原来不是西瓜,是两个大白瓜呀!",村长嘿嘿地奸笑着,用手抚摸着刘筱颖的奶子,刘筱颖被羞辱得拼命地摇动身子想躲避村长的手,但是也使两个大奶子左右晃荡,更激起了台下男人们的兽性, 

    "村长,看看裙子里有沒有啊!",果然,台下的男人越来越亢奋,村长蹲下了身子,掀开裙子的一角,朝里面张望着,刘筱颖立刻把大腿夹得紧紧的,希望能挡住些什麽.

    突然,村长的眼神似乎怔了一怔,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吴能知道他一定沒想到刘筱颖的裙子底下空空如也.

    "村长,掀开她的裙子让大家也看看呀!",台下的叫声此起彼伏,有几个还挤到了主席台前,希望能看到些什麽, 

    "看不大清楚啊!不如索性脱了给大家检查检查吧!",村长盖上了裙子站起身来对台下骚动的人群说,村长把双手拉住刘筱颖裙子的下襬,一点一点的往下拉,刘筱颖拼命地摇着胯部,想阻止裙子的下落,无奈裙子还是被村长的手用极慢的速度缓缓拉下.

    刘筱颖深陷的肚脐首先露了出来,接着是一大片洁白丰腴的小腹,到了大腿根部上面一点点的地方,那双手停住了,裙子停止了下落"快看!那女人沒穿内裤啊!真是不要脸!".

    "是啊,说不定还是个妓女呢!",台下的人群开始交头接耳,村长把刘筱颖的裙子勐的往下一扯,刘筱颖美丽、丰腴、洁白的躯体一下子暴露在高高的主席台上,引起台下一片喧哗.

    "哈哈!果然是个好穴!"村长蹲下细细地观察着刘筱颖的下体,一边摸,一边把中指弯起了往中间抠,刘筱颖拼命地夹住两腿左右挣扎,村长一时倒也插不进去.

    村长插了半天沒进去,就对身旁的大汉耳语了几句后,那大汉离开了,不一会,那大汉拿着一根扁担回来了.

    他和另外一个大汉分別抓住刘筱颖的两腿往两边一分,然后用绳子把她的脚腕分別绑在扁担的两头,使刘筱颖的两腿大大的分开到了极限,村长又把手摸向了刘筱颖的下体:"现在你还夹呀,怎麽不夹了呀不夹可要进去喽!"说完把两根手指轻易地插了进去, 

    刘筱颖的脸涨得通红,两腿还是在拼命地夹,但是由于脚腕被固定在扁担的两头,所能做的只是把膝盖稍微往内侧曲了一点而已,根本无法抗拒村长淫秽的手指,村长转身又对台下的人群说:"大家可以排了队上来摸摸看,这里还有密密的毛呢!" 

    话音一落,台下的人马上排成一支长长的队伍,先上来的居然是一个老头,他走上台的时候,吴能注意到他裤裆里已经高高的撑起个帐篷了,他把那颤抖的佈满皱皮的手伸到刘筱颖的两腿间,细细的抚摸,然后又蹲下身子用手指把刘筱颖的阴唇分开,望里面看,他的鼻子几乎要碰到刘筱颖的阴道口了,口水直顺着下巴往下滴, 

    "老张头,快点啊,后面还有这麽多人哪!都像你这样,到几时才轮到他们啊!"后面的人开始催了,老头这才直起身子,依依不捨地离开了,后面马上有人迫不及待地把手掌盖上刘筱颖的阴部.

    "啊…噢…"在十几个人摸过以后,刘筱颖开始发出淫荡的叫声,而且随着人流的不断经过,叫声越来越响亮,吴能看见后面几个人的手指或者手掌上都粘满了黏液.

    人群里突然上来了一个姑娘,吴能觉得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她径直走到村长那里,对着村长耳语了几句,顿时,吴能发现村长的脸开始扭曲,脸色也变得极其吓人.

    他走到吴能跟前,在吴能耳边轻轻对吴能说:"想不到女儿是被你马子给摔的,本来想等开完会就放了你,哼哼!现在嘛!要让人当着你的面操她",吴能这才想起:那姑娘是在旅馆里和刘筱颖进行比赛的那位姑娘,想不到她竟然是村长的女儿,这下真的完了!

    所有的人终于都摸了一遍后下台了,刘筱颖的大腿依然张得开开的,中间的阴蒂因爲不停地被抚摸而充血大,高高地凸起在两片湿淋淋的阴唇顶部, 

    那个叫阿强的大汉用双手捧起刘筱颖的脸,对着刘筱颖的嘴唇吻了上去,刘筱颖使劲摇头想挣脱他的嘴唇,但是被阿强抓得死死的,另一个叫小三子的也走了上去,他先把刘筱颖脚腕上的绳子解开,然后低头抓起刘筱颖的一个大奶子就吻了下去.

    刘筱颖虽然已经被姦污了很多次了,但是从来沒有人以这样的方式开始的,他们似乎不急于立刻插进刘筱颖的身体,阿强还在不停地吻着刘筱颖,刘筱颖的挣扎好像也越来越微弱,阿强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刘筱颖的脖子,而后又往下抓住了一个奶子,慢慢地揉着.

    小三子把嘴唇从奶子上移开,慢慢的一路吻下去,直到把头埋在刘筱颖的两腿之间,随即用手举起刘筱颖的双腿,架上了自己的肩膀,最后把嘴巴对着刘筱颖敞开的湿淋淋的阴户吻了上去"呜…"从刘筱颖被封住的嘴唇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颤音,刘筱颖被上下两张嘴巴吻得发情了,腿跟紧紧地勾住小三子的背部, 

    小三子伸出舌头灵活地挑动刘筱颖肥大的阴蒂,还不时地把手指伸进阴道里有节奏地插送,刘筱颖雪白的肉体冒出淫邪的汗水,好像很苦闷地挺动腰部,当阿强把嘴唇从刘筱颖嘴上离开的时候,刘筱颖闭着眼睛,还把嘴唇撅得高高的,似乎有些依依不捨,阿强从后面把手伸到刘筱颖的腿弯里,把刘筱颖的大腿高高扬起,将整个阴户分得更开,小三子托着刘筱颖的屁股,继续舔着刘筱颖的阴蒂.

    "啊…唔…"刘筱颖的黑黑的头髮随着头部的动而不断扬起,洒落在洁白丰满的奶子上,"好了,这贱货都这麽起性了,你们还不插啊!"村长命令道.

    小三子这才站起身来,飞速地脱下裤子,露出了一根又粗又黑的鸡巴,这时候,刘筱颖的阴蒂因爲粘满了男人的唾液而闪闪发光,粉红色的阴唇又肥又大,和雪白的大腿和屁股形成鲜明的对比,刘筱颖看着小三子露出的鸡巴,惊恐地大声叫着:"不要啊!不要在老公面前插啊!".

    吴能看了这幅淫秽的场面后,鸡巴早已不争气地硬得发痛,把裤裆撑起得高高的,村长看见吴能这副样子,把吴能的裤子也扒了下来,还指住吴能的鸡巴对着刘筱颖说:"看呀!你老公看你被別人操很兴奋的呀!你放心好了,他很喜欢你被別人操啊!" 

    "哈哈哈!看那个不中用的男人,自己老婆被別人操,居然还会硬起来,真是变态啊!".台下一片哄笑.

    小三子把粗粗的鸡巴抵住刘筱颖的阴唇间,毫不留情地插了进去.

    "啊…喔…"全身是汗的刘筱颖在被插入时一阵痉挛.

    吴能看着巨大的肉棍在刘筱颖的身体里进进出出,那肉棍上粘满了刘筱颖分泌的白白的黏液,在小三子不停的冲击下,高高的旗杆也不停地晃动,刘筱颖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高亢.

    在巨大的刺激下,小三子终于在浑身一震后把精液注入了刘筱颖的阴道,在交换了位子后,阿强的鸡巴也戮入刘筱颖还流淌着精液的阴户,在再次地接受鸡巴的插入时,刘筱颖的屁股也拼命地挺高后扭动,强烈的快感使她早已忘记现在置身何处.

    "真是个骚货!被这麽多人看着还好意思叫",沒过多久,阿强的鸡巴也在疲软后离开了刘筱颖的身体,里面的精液随之涌出,在刘筱颖两腿间形成一条缐,挂落在主席台上.

    "好了,村民们,天色不早了,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了,这对顽固的狗男女待我带回家里好好的审问,散会!",随着村长的一声宣佈,村民们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有几个好色的男人还不时地回头朝刘筱颖的身体看了几眼. 

    在村长家的客堂里,吴能的手脚被戴上了沈重的铁链,被迫跪在屋子中央,刘筱颖也身无寸缕地跪在吴能旁边,村长和他的两个儿子坐在桌前喝起了酒来.

    "村长,放了我们吧!真的沒有偷西瓜啊!"吴能恳切地对村长说.

    "哼哼!你以爲真的认爲瓜是你们偷的啊告诉你们!现在就是不放你们,要爲女儿报仇!",村长有点气急败坏地说,看见村长蛮不讲理,吴能也索性不跟他争了,看着他们大口地喝酒吃菜,吴能的肚子更加饿得直叫唤.

    "饿了吧想吃点的话,就爬过来替他们吹吹喇叭,或许咱爷几个高兴了会赏给你们吃口饭"村长的大儿子色色地望着刘筱颖美丽雪白的身体说.

    刘筱颖转过头看了看吴能,吴能向她摇了摇头,吴能怎麽能承受这样的屈辱啊!过了一会,吴能胃部因爲飢饿而一阵阵的疼痛,直把吴能痛得弯下了腰,刘筱颖心疼地望着吴能,轻轻地说:"老公,你的胃不好,让我去爲他们舔吧!我已经经历了这麽多了,这点屈辱算不了什麽的,说不定他们开心了,会给他们吃饭的" 

    在这样的时候,刘筱颖居然还惦记着吴能的胃病,吴能心中不免一阵难过,眼泪忍不住涌了出来,"能不能让我给你们舔,你们给我老公先吃点他有胃病的"刘筱颖向他们哀求道, 

    "好恩爱的夫妻啊!好!今天我就网开一面"村长说道,刘筱颖看了吴能一眼后,义无返顾地向桌底下爬去.

    吴能看着她不停摇的肥大屁股,泣不成声.刘筱颖先爬到村长下面,把村长丑陋的阴茎拉了出来,含在了嘴里,让龟头深深地进入喉部,美丽的脸不停的上下动,从鼻孔里发出阵阵哼声.

    村长停下了手中的筷子起眼睛开始享受了,不一会,他的脸开始扭曲,随即从喉间发出"哦哦!"的低吼,桌子下面,刘筱颖的嘴角溢出了浓浓的精液. 

    村长在喘息过后,用筷子夹起一块肥肉,伸到刘筱颖嘴巴前面,说:"你让老子很痛快,这是给你老公的奖赏,快叼去给你老公吃吧!".

    刘筱颖一张嘴咬住肉,转身就爬到吴能面前,仰头把那块肉朝吴能扬了扬,吴能看着刘筱颖嘴角的精液不由得一阵噁心,但是这是刘筱颖用无比的屈辱换来的呀!吴能怎麽能不吃啊!

    吴能把嘴巴凑到刘筱颖的嘴上,接下了这块粘满了精液的肉,咽了下去,刘筱颖对着吴能苦涩地笑了笑后,回头又钻进了桌子底下,她在替村长两个儿子口交的时候,村长还不时地用脚踢着刘筱颖胸前垂下的大奶子,弄得刘筱颖的奶子像锺一样动不已,在村长两个儿子都射精后,村长把一个剥了壳的茶叶蛋握在手里,伸到了桌子下面,对准刘筱颖的阴道塞了进去.

    "很好,把这个鸡蛋给你老公去吃吧!"村长说道,后端起一碗米饭放到刘筱颖的屁股后面,然后用调羹一勺一勺的往刘筱颖阴户里塞,就好像是在餵小孩吃饭一样,当刘筱颖的阴户被满满地塞完后,刘筱颖还道了声:"谢谢!".

    刘筱颖回头就爬到吴能面前,转身翘起屁股,把鼓鼓囊囊的阴部对着吴能,吴能看着眼前的一幕犹豫不决,刘筱颖看吴能半天沒有动静,就扭头对吴能说:"吃吧,虽然葬了点,但是你的身体要紧啊!".

    吴能听了眼泪直往下掉,吴能强忍住悲痛和羞辱,把嘴巴对着刘筱颖的阴部迎了上去,很快,吴能把刘筱颖阴道口的饭粒都舔光了,吴能只能用舌头伸进去卷那些更里面的米饭,刘筱颖感觉到吴能的舌头够不着了,就使劲夹着阴道壁,把那个茶叶蛋一点一点的往外推, 

    终于,刘筱颖把茶叶蛋推到了阴道口,吴能把里面随着茶叶蛋推出的米饭都舔了个干净,刘筱颖使劲地收缩阴部,想把茶叶蛋挤出来,吴能也把嘴巴对着刘筱颖的阴道口拼命地吸着,好不容易露出了一点,刚想用牙齿咬住,不小心牙齿一打滑就又陷了进去.

    试了几次不行后,刘筱颖让吴能仰躺在地上,自己蹲着把阴道口对着吴能的嘴巴使劲地用力,直弄得气喘吁吁,吴能看见刘筱颖的屁眼都一收一缩的,好不容易那个茶叶蛋才夹带着浓浓的精液滑出了阴道,吴能一张口全部吞下.

    "哈哈!那贱货下蛋啦!"村长的两个儿子乐得直拍手,他们在酒足饭饱之后,把剩下的饭菜都倒入一个石槽内,那是一个农民餵猪用的食槽,刘筱颖这时候也已经飢肠辘辘了,看见有饭吃了,就也不顾羞耻地爬到那石槽边,用双手扒在石槽边沿,把头伸了下去狼吞虎咽起来, 

    "哈哈,真像头肥肥的大母猪啊!"

    "好!那你去把那里的饭菜统统吃光,一粒米也不能剩下",村长又对刘筱颖命令道,刘筱颖又撅着她洁白肥硕的屁股把脸埋进了石槽,吃的时候发出了"嘬嘬"的水声.

    随后,吴能和刘筱颖被他们带到了一间阴暗的小屋里,然后用一根很粗的铁链把他们锁在柱子上,他们走后,吴能和刘筱颖抱头痛哭,最后在心力交瘁下沈沈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吴能和刘筱颖被村长的两个儿子带到离村子很远的一块田地里插秧,刘筱颖上身戴了一个棉布肚兜,紧紧地裹着硕大的奶子,下身还是穿着那条短裙,里面依旧空荡荡的不着内裤,看上去真有点不伦不类,但是,也平添了几分性感、妖冶,可怜刘筱颖自小娇生惯养,在城市长大,哪做过这等苦差事啊!

    只见她战战兢兢地赤着双脚、弯下腰模仿吴能的样子开始插秧,随着刘筱颖不断的动两腿和胯部,那条短裙渐渐翻了上去,把那又肥又白的大屁股整个露了出来,中间光秃秃、饱满滋润的阴户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诱人,幸好这里地处偏僻,除了他们几人之外就沒有人看见这淫亵的风景.

    村长的两个儿子坐在田埂上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站起身赤脚跨入秧地里,站在刘筱颖的两边拍打她的大屁股,还不时把手指插进阴户戏弄着,刘筱颖的阴部在他们兄弟俩的玩弄下渐渐渗出了淫水,嘴里也发出"呜…呜…"的呻吟, 

    "看!这骚货又起性了,不如他们兄弟俩就在这里操他吧!"老大说完剥掉了刘筱颖身上仅剩的衣物,然后拔出硬梆梆的鸡巴站在刘筱颖身后,直朝刘筱颖湿漉漉的阴道插了进去,老二也不甘示弱,一把抓起刘筱颖的头髮,使刘筱颖的头仰了起来,然后把坚挺的鸡巴捅入了她的嘴巴,就这样,他们兄弟二人一前一后的在秧地里轮奸起刘筱颖,沒过多久,两人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兄弟俩在精疲力竭后命令他们继续插秧,他们自己有说有笑地坐在田埂上看着他们,刘筱颖赤裸裸地撅着屁股、弯着腰,笨拙地弄着手里的秧苗,任凭嘴角的精液往下流淌,硕大洁白的奶子晃荡在胸前,被轮奸后的阴道口松弛地张开着,粉红肥厚的阴唇无精打采地耷拉在两旁.

    刘筱颖实在沒办法,只好蹲下身子,把大半个屁股浸泡在秧田的水里,忽然,刘筱颖勐地从水里跳了起来,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嘶声大叫:"蛇!蛇!"一边用手抓着自己的下身.

    吴能这才发现刘筱颖用手指捏着一段尾巴拼命往外拉,有样东西钻进了刘筱颖的阴道,虽然沒看清楚那东西是什麽,但是,吴能能确定那不是蛇,因爲那东西沒片, 

    刘筱颖惊慌失措下手指一打滑,那东西全钻了进去,尾巴也不见了.

    "啊!",刘筱颖受惊之下竟然昏厥了过去,吴能急忙抱起刘筱颖的身子放在田埂上,把刘筱颖的两腿分开,用两个手指深深插进刘筱颖的阴道,想把那东西夹出来.

    吴能把刘筱颖身子放平后,把刘筱颖的双腿大大地分开,希望那条黄鳝能够快点出来,所有人都屏息注视着刘筱颖的阴道口,过了一会儿,刘筱颖的阴唇颤动了一下,紧接着,阴道口粉红的肉壁被慢慢地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圆圆的头部,果然是条黄鳝!而且看样子还不小.

    黄鳝头慢慢地伸了出来,随后身子也伸出了一点,这时候刘筱颖醒了过来,身子一阵颤动,那条黄鳝受惊后又停止了游动.

    吴能生怕黄鳝退回刘筱颖的阴道,急忙伸出手指向那条黄鳝抓去,谁知,吴能刚碰到那黄鳝的身子,就被那家伙滑脱,一转眼又回到了刘筱颖的阴道内, 

    "啊!蛇!有蛇啊!"刘筱颖醒转后再次吓得大叫, 

    "筱颖,不要怕,不是蛇,是条黄鳝"吴能怜惜地告诉刘筱颖,刘筱颖回过神来看见那些放牛娃都围着她赤裸的身体,眼睛还直盯着胯下,不由得脸红到了脖子根.

    吴能只好再让刘筱颖把双腿大大地分开,静等那条黄鳝自己钻出来,但是那家伙受了惊吓后似乎变乖了,居然只是不停地扭动身子,偶尔在阴道口探出一点点头部就很快缩了回去,倒是弄得刘筱颖"嗷…嗷…"直叫唤.

    那几个小孩就捉来了几条细细的红蚯蚓,他们用尼龙缐扎住蚯蚓后,有一个小孩拉着缐头把蚯蚓放到刘筱颖的阴道口,刘筱颖只得用双手抓住自己的腿弯,然后把大腿举起折叠在胸前,好让那孩子把蚯蚓推入阴道,那几个不知人事的孩子摒住唿吸,目不转睛地盯着刘筱颖的阴道口.

    刘筱颖已经是第二次被小孩子看自己最羞耻的私处了,而且这次的小孩更小,根本就不懂得男女之事,刘筱颖羞愧得扭过了脖子.

    突然那根尼龙缐动了一下,而后又被拉得笔直,那黄鳝果然上鈎了,"快啦!"吴能急得大喊,话音未落,那小孩捏住尼龙缐的手勐的往外一拽, 

    "啊"随着刘筱颖的一声尖叫,一条一尺多长的黄鳝从刘筱颖的阴道里被拉了出来,兄弟俩看见刘筱颖赤裸裸胴体葬兮兮的盡是泥巴,就叫那几个孩子把刘筱颖带到不远处的湖里洗洗身子. 

    过了一会儿,湖那边传来孩子的大叫声:"快来啊!那个偷西瓜的女人逃跑啦!".

    兄弟俩急忙拉起吴能朝湖边跑去,吴能跑到湖边一看,刘筱颖在水中甩动双臂,晃动着白花花的屁股,拼命地向湖对面游.

    这时候,远处湖面上出现了一条渔船,船头依稀有个人影在撒网捕鱼,兄弟俩看见后扯着嗓门大喊:"大刘!快帮我抓住那个偷瓜的贼,別让她跑了!" 

    那条渔船向刘筱颖划了过去,不多久就追上了刘筱颖,船头那家伙对着刘筱颖白晃晃的身躯撒下了鱼网…天哪!

    吴能看见刘筱颖最终还是沒有逃脱,心里一阵酸楚,那渔船靠岸后,吴能看见刘筱颖丰满洁白的躯体被一张大鱼网罩着,大刘连人带网扛着跳下了船头, 

    "哈哈!打了这麽多年鱼,今天居然网到了一条美人鱼啊!"大刘笑着把刘筱颖丢在了地上,刘筱颖湿漉漉的身体在鱼网里瑟瑟发抖, 

    "那破网也不要了,记住!下次可不会帮你们了",大刘说完跳上渔船扬长而去.

    兄弟俩各拿着一根柳条对着鱼网里的刘筱颖一阵勐抽,刘筱颖在鱼网里扭动身体躲避柳条的抽击,刘筱颖被他们抽打的肌肤上很快泛出暗红的血印,刘筱颖受不了痛,一边扭动身子,一边哭泣着求饶, 

    "不打你可以,但是你得乖乖的和那头大水牛交配,怎麽样"老大停止了抽击,对着刘筱颖说道.

    刘筱颖看了看那头牛胯下垂着的鸡巴,摇头哭叫着说:"不要!不要让我和牛交配,我受不了那麽大的东西呀!",柳条又狠狠地抽向刘筱颖的身体, 

    "呜,不要打了,我答应你们".

    刘筱颖痛苦地哭泣着,刘筱颖从破网里钻了出来,钻到牛肚子下面,捧起大水牛葬兮兮的鸡巴搓弄起来,还不时的放进嘴巴里舔弄着,甚至还捧起一对大白奶子夹住牛鸡巴弄.

    那些放牛娃张大嘴巴看着这淫亵的一幕,但是,刘筱颖弄了老半天,脸上的汗水直往下流,那条牛鸡巴还是软软的不见动静, 

    "算了,不要舔了,再弄也是白搭,不如就让软鸡巴进去吧!"老大说道,兄弟俩重新把鱼网罩在刘筱颖的身上,然后连人一起仰面吊在牛肚子下面,两条大腿擡起后紧贴胸前被鱼网固定住,那条牛鸡巴穿过鱼网的网眼后,恰好软软地对着刘筱颖的阴道口.

    "孩子们,去把牛鸡巴塞进那女人下面的洞里面,这样她就逃不了了",老二说道.

    孩子们都钻到了大水牛的两腿间,一个男孩用双手扯着刘筱颖肥厚的阴唇往两边分开,使刘筱颖的阴道口大大地张开,另一个小孩握住牛鸡巴就往刘筱颖的阴道里送去,大水牛的生殖器头部有个很大的冠状物,软软的并不容易推入,只是在刘筱颖的阴唇间不断地推挤、摩擦,直弄得刘筱颖的阴道口涌出了很多淫水.

    "呜…呜…"呻吟声响起,在淫水的润滑和小孩手指的推挤下,那巨大的冠状物终于滑入刘筱颖的身体里,随后,那些放牛娃用小树枝把水牛的生殖器一点一点的拨入刘筱颖的阴道,直到最后,长长的牛鸡巴只剩下一小截留在了外面,这时候,兄弟俩一左一右的蹲在刘筱颖的身旁,把手伸进鱼网,轻轻地抚摸刘筱颖的身体,嘴唇、奶子、肚脐都成了兄弟俩不停轻薄的对象.

    老大的手指在刘筱颖的阴道口和水牛生殖器的交合处轻轻的抚摸,一边还对着刘筱颖说道:"哇!这麽多的淫水啊!你可真是个浪货啊!" 

    "呜…呜…"刘筱颖痛苦地在鱼网内扭动着身体,洁白的肌肤上渗出了晶莹的汗珠.

    "呜…受不了了,那里…那里硬起来了,求求你们把它拔出来呀!",刘筱颖忽然疯狂地喊叫了起来,果然,那根卡在刘筱颖阴道口的牛鸡巴越来越粗,把刘筱颖的阴道口撑开到了极限,兄弟俩叫那些孩子推着水牛粗壮的生殖器,自己二人拉着鱼网把刘筱颖的身体像鞦韆一样摇荡起来,顿时,那牛鸡巴像一根巨大的活塞一样在刘筱颖的身体里抽动起来.

    "啊嗷"田间响彻起刘筱颖激烈的呻吟声,突然,那头牛浑身颤抖了一阵,插在刘筱颖双腿间的生殖器勃动着,对着刘筱颖的体内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刘筱颖也在极度的凌辱中到达了欲望的巅峰,兄弟俩把刘筱颖凌辱了一遍后,仍然不把刘筱颖从牛肚子下面放下来,那根牛鸡巴也还是插在刘筱颖的身体里,他们让那些孩子赶着牛到湖边去吃草,刘筱颖双腿弯曲,突出的肉穴紧紧咬住牛鞭,整个身体被人用网绑住不能动,水牛一动,身下的肉棒就勐插深到刘筱颖肉穴的子宫口.

    从中午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整整6个小时,他们才把疲软的牛鸡巴从刘筱颖的阴道里拔出来,当牛鸡巴刚离开刘筱颖阴道口的时候,大量的积聚在刘筱颖体内的精液喷射了出来,流了一地,双腿间的肉穴足足能容纳一个小孩子的头,肉壁也被拖拉了出来.

    天黑前,他们回到了村长家里,村长看见刘筱颖一丝不挂地蜷缩在一张破鱼网中,心里直纳闷,对着两个儿子问道:"你们两个小子搞什麽啊怎麽会弄成这样啊!".

    村长听了两个儿子的述说后,对着刘筱颖哈哈大笑:"哈哈!你这骚货,逃跑不成还被水牛幹了一炮,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从那天开始,刘筱颖被村长在颈套上了锁链,强势要求刘筱颖像狗一样在地上爬着,每天早上,领着刘筱颖挨家挨户的领取精壮男人的精液.

    村裏人家有二十来家,村裏妇女很少,因爲穷,沒有多少女人愿意嫁过来,这些单身的男人每天承受着寂寞,知道刘筱颖的到来,不仅每天早上幹着刘筱颖,只要跟村长说一声,直接就把刘筱颖拖回自己家中,叫上家裏几兄弟,日夜轮奸刘筱颖.

    后来村长大儿子聪明,坐了一辆推车,把已经饱受凌辱的刘筱颖装了进去,绑住双手,下体朝天,下半身放到几个枕头装饰的地步,一块木板45度支撑着刘筱颖的下体,一双洁白丰满的大腿弯曲到刘筱颖的胸部,这样子,刘筱颖的阴部高高的暴露在空气裏,而由于腰部成月牙形,不会导致血流逆行.

    刘筱颖的眼睛刚好平视着自己的阴部,就这样刘筱颖被村长儿子像头猪一样关在笼子裏,吃喝拉撒睡都在裏面,有时候刘筱颖能清楚看到自己的粪便从自己的屁眼拉出.

    就这样,村长儿子每天都早早起来,推车推着刘筱颖收集着每家男人储存了一夜的精液,因爲阴部倒放着,根本不用在意精液倒流,后来溢满了直接流到刘筱颖的腹部和乳房上,村长还不嫌刺激,把村裏唯一一匹马打上春药,直接把笼子裏面的刘筱颖推到马鞭上.

    马鞭的龟头刚好对准刘筱颖粉红的肉穴,四条腿被牢牢用锁链固定住,受到药物刺激,马发春,马鞭不断抽插在刘筱颖的肉穴裏,足足有成人手臂的大小,不断侵犯着这位原本清纯无比的校花,"不要呀,要死了,,,要死了",刘筱颖在抽插中直接昏迷了过去,然而马直接抽插了3个小时,在软绵绵的从刘筱颖红肿的肉穴中滑出.

    看到刘筱颖身下巨大的肉洞,村长想到一个好主意,于是每天早上,刘筱颖先是被马幹几个小时,再在早晨的曙光下推向不同人家,而吴能一直被关押在狗圈裏,只能在晚上,才能看到奄奄一息的刘筱颖关在笼子和自己放到一起,大量的液体从已经不是肉穴,称爲肉洞的地方流出来.

    刘筱颖每天早晚都是被村长当狗一样绑着游街,白天的时候光着身子在村裏走动,完成村长交代的各种小任务,例如买酱油,村裏的孩子大多数沒有读书,义务教育在这裏是不科学的,女人们看到硕大无比的乳房,想起自己的男人每天都流连忘返,都不由自主的拿起自己的手拍打了起来,有些村裏的老人一开始碍于羞耻,都掩门不见人,后来实在受不了每晚肉棒的难受,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赤裸着身子在大树下幹起了刘筱颖.

    可怜的江南第一校花刘筱颖,不仅走到哪裏,肉棒就插到哪裏,精液肆虐的在自己洁白无锡的身体上喷射,有的老人年轻时候不懂性爱,错过了许多美好,跟村长聊了一下,直接组团轮奸了刘筱颖一天一夜,白花花的肉棒在女孩的口中抽着,散发活力的直接在肉穴裏面插着,女孩的两只大奶子就是被人当饭吃.

    有一些孩子当街让刘筱颖像狗一样趴着,自己则坐在背上,不断拍打刘筱颖的粉红屁股,小手有时候会直接往肉穴裏面抓去,小孩子不懂的性爱,直接把自己的手臂往深处插去,直到摸到子宫,有的差点要把刘筱颖的子宫往外拉,幸好村长及时赶到,但是也免不了遭受村长的一顿操.

    刘筱颖在村裏的屋子盘,大树下,池塘边..各种地方赤身裸体的,张开自己的肉穴,迎接着村裏男人的肉棒,一些近邻的男人过来熘达,也受不了淫妇刘筱颖的诱惑,伙同其他几个村子的男人组团过来,住在村长家,美其名曰,交流.

    有时候,吴能会被脱光衣服,看着不远处的刘筱颖被男人抽插,而自己的肉棒在刘筱颖的口中吞噬着,刚到高潮点的时候,村长一把冷水淋在上面,如此往复,就是不让吴能高潮,后来还是刘筱颖趁着男人们休息的时候,一把走到吴能胯下,二话不说,把肉穴不断抽插着吴能的肉棒,帮吴能完成射精.

    刘筱颖不是沒有想过逃离,每一次自己光秃秃的在村裏唯一一条路上还沒跑1公裏,就被田裏幹活的男人抓住,在田野上直接大幹了起来,唯一一次刚逃离村的范围,却被路过的其他镇裏的年轻人掳走,掳回自己的村子裏叫上十几个单身男人日夜轮奸刘筱颖到体无完肤,要不是村长的消息灵通,刘筱颖就要被这些一辈子娶不到老婆的男人活活幹死了.

    后来刘筱颖就不逃离了,原因是自己每天晚上不回来,吴能就要被鞭子抽打,只能回来当村裏的性爱奴隶.

    有时候村裏组织活动,来来往往来了多几百人,村长留了男人在村裏喝酒,女人们被赶回去照顾孩子,醉酒的村长喊上自己的儿子,把刘筱颖绑在村裏的会场上,绑在之前的柱子上,左右两个绑着双手,双腿间绑着一根扁担,并且越过刘筱颖的头部,挂在上面,男人们就直接脱了裤子,把自己粗大的肉棒往江南第一校花的肉穴裏捅去.

    直到第二天中午,第二波回来的男人开始大战,一直持续到晚上,吴能才看到奄奄一息的刘筱颖像条狗一样被村长抓着两个大奶子从外面抱了回来,满身腥臭无比的靠在吴能身上,肉穴不断收缩着,往外面喷发着精液,而刘筱颖熟睡的像只可爱的小猫咪.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3个月,期间,不仅村裏的男人可以随意幹刘筱颖,就连外面的村子也慕名而来,就这样原本在校园裏面过着幸福快乐日子的刘筱颖在乡下男人的一次次抽插下,不断的高潮,一次是50人,后来慢慢到了100多人,一大群黑乎乎的人影不断在刘筱颖的下身运动着.

    由于村长规定不能放刘筱颖出来,所以男人们只能抽插刘筱颖裸露出来的阴部,长出阴毛的肉穴再次被一些恶心的男人一根根拔掉,再次变回光熘熘,两颗硕大无比的乳房被男人拉出笼子外面不断拍打,无论如何拉长,变形,刘筱颖的乳房总能在高潮时候紧致直挺起来,这让男人们的兽欲再次暴涨.

    由于阴部打开,男人们肆意玩弄刘筱颖的屁股,屁眼和阴道不断受着不同男人的侵犯,村长把收集到的精液用瓶子装好,放到村裏唯一的冰箱裏,每天早上都要餵给刘筱颖喝,满满的腥臭液体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被校花级別的刘筱颖吞咽下去,就这样持续了快一个月.

    快到月底的时候,守卫吴能的人放松了警惕,吴能把帮着自己的柱子用狗骨刮断,回到村长房裏拿到钥匙,打开自己的锁链,听到外面传来大笑声和一丝女孩的呻吟,吴能藏在墙角,看着村长他们推着刘筱颖回来的身影,随手操起靠在墙角的一把鱼叉,对着村长的背部狠狠地刺了下去…

    鱼叉拔出后,鲜血随之喷射而出,村长瞪大眼睛直直地倒下,还沒等老大回过神来,吴能手中的鱼叉已刺入了他的胸部,他还用手死死地抓着鱼叉的柄部,从刘筱颖阴道里退出的鸡巴竟然在这时候不断地搏动着,射出了白花花的精液.

    等吴能把鱼叉从老大的头部拔出来时,老二已经逃到门口,吴能情急之下扬起手里的鱼叉扔了出去,锋利的鱼叉刺勐的沒入了老二的肩膀,他脚下一个趔趄,扑倒在门槛上.

    鱼叉不是很锋利,村长三人都只是疼的晕了过去,吴能帮助三人,拿着钥匙,打开笼子,把关在裏面已经一个月之久的刘筱颖抱了出来.

    女孩手脚已经严重变形,胸部已经变得幹瘪,软绵绵的像尸体一样躺着,幸好吴能学过几手推拿,按摩了半小时,女孩的手脚终于能转动了,吴能抱起刘筱颖放在澡捅裏,帮刘筱颖擦幹净粘在身上一个月之久的精液.

    洗了足足大半小时,女孩也终于苏醒了过来,但是嘴不能言,神色痛苦,吴能熬了粥餵了刘筱颖好一会,看到三人还在柱子上睡着,这才放下心来,好好推拿着女孩的身体.

    吴能帮刘筱颖穿好了衣服,抱到车子后座,直接用钥匙打开面包车的火,刘筱颖颤悠悠的用力躺在后座再次睡着了.

    吴能回到屋子裏,拿了点钱,同时拿出腐蚀性极强的农药,一把脱下三人的裤子,只看到三根曾经无数次进入到刘筱颖身体的肉棒,一阵厌恶,勐的一倒,"吱吱",只问道一股刺鼻的气味,三人本来就晕了,这下子直接就晕死了过去,三根硕大无比的肉棒怕是此生都沒有机会硬起来了.

    然后把三人手足绑起来,把兽医给的药注射到村长家裏的狗,约莫一会,大狗的肉棒变得通红,吴能扶着这些肉棒往三人的屁眼插去.

    两人就这样骑着面包车离开了村长,就剩下,三条不断抽搐身体的肉体在地上呻吟,吴能找到镇上的客运站,买好了票,抱着陷入沈睡中的刘筱颖踏上返校的旅途,一路上,吴能看着刘筱颖清秀的面容,他打心底裏开始爱上这个爲了自己奉献一切的女人,往常各种凌辱只不过是自己变态的心理在作祟,现在不然.

    来到灯火通明的镇上,吴能连忙把刘筱颖送医治疗,小镇的医生很好心,沒多问什麽,耐心的爲刘筱颖诊治了起来.

    第二天,刘筱颖已经可以起来走路了,爲了安全起见,吴能拿着从村长家偷来的钱坐上高铁,看着身后越来越远的山,想到深山裏面寂寞的单身男人,吴能吓出一身冷汗,抱紧了怀中的美人,心中的变态竟然在一个月裏被研磨殆盡,他现在只剩下对饱受折磨的刘筱颖深深的爱意.

    阔別一个月,再次回到宿舍的刘筱颖洗完澡,在各种各样的噩梦中,终于熟睡了过去,足足躺在床上一周才好,期间都是吴能拿饭菜餵她,看着刘筱颖可怜的面孔,吴能发誓要永远保护这位美人,然而令吴能万万沒有想到的是,此刻的重逢竟是这般短暂....

    下载地址 :

    下一章 : -439991-1-1.html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