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好玩人妻

    发布时间:2020-10-06 00:01:16   

    有人曾经告诉我,女人的阴毛浓密代表淫慾强,而眼前的大淫妇,既然掩饰了我将近半年,到今天我才发觉,我今天不能错失了这大好机会。我要好好的幹她一票。我的头开始晕眩了,肉棒涨的像电缐杆那样的长、粗、硬,今天如果沒有幹到她,恐怕沒办法对我的弟弟交待。

        在淫魔的驱使下,我大胆的将右手环绕到她的背部,先隔着浴巾抚摸她,边数落她老公的不是,边称贊她的温婉,教她如何应付将来,也自动的提出需要我帮忙时,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助她,句句入耳,慢慢的打动她的芳心,让她对我沒有戒心后,我的手慢慢的伸入浴巾里,抚摸起她的背,她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狗,让我抚慰着。

        打动她的芳心后,凯宁更紧紧抱着我的头,我预估时机成熟,就体贴的要她到床上躺着,盖着棉被才不会着凉,她表示她已心力绞碎,无力爬起来,要继续躺在按摩椅上就好。我沒徵求她的同意,左手搂着她的颈,右手伸入她的双腿后侧,挺身将她整个身体举起,她有点撒娇着半推半就的轻微抵抗着,她的抵抗使浴巾愈来愈松,抱到床上时,我故意跌了一跤,和她一起趺倒在床上,我的头刚好就贴在她的两颗大奶上,舒服极了。

        凯宁急忙的,右手轻轻的打了一下我的头,我擡头刚好在她面前,跟她近距离面对面的看着,真的很漂亮,人间的仙女。她带着含羞的脸红了,两人突然尴尬了几秒钟,她通红着脸向我道歉说:

        「对不起,你对我那么好,我不应该打你的……唔……唔……」

        我等不及她说完话,就把嘴巴盖在她的嘴上,使劲的吸吮她,她也极力的挣脱,几次我的舌想突破她的嘴唇,她还是紧合着不肯让我攻入她的嘴里,她用力的推开我的头,立刻大大的吸了几口气,好像快窒息一样。

        我等她吸完气后,爬到她身上,整个身体压在她身上,让她动弹不得,霸王硬上弓似的,将嘴含住她的左胸脯,左手在她的右胸脯揉搓着,她的胸脯不大,肌肤细嫩的富有弹性,她两手还想推开我,口中还不停的轻嚷着:

        「不行……不行……不可以这样……」

        我不管她的阻挡,放肆的更加在她的两颗大奶上轮流的吸舔着,手也交换的搓揉着她的两粒奶头,不一会儿,被我吸揉的渐渐硬了,她的抵抗也渐渐无力,我更用我那只爆涨的像根铁槌的大肉棒,隔着两条浴巾顶她的淫穴。

        「啊……啊……不……不……要……不要……」我的嘴又离开她的嘴,在凯宁的身体到处舔刮起来,她的身体配合着我的温情,开始蠕动,正好房间的音响传来「爱的故事」演奏曲,添加了这爱巢不少情调.她几乎全身被我舔偏了,到处沾满了我的口水,尤其那双玉腿,是我梦寐以求的,今天终于可以让我如愿以偿的舔个够本了。最后我的舌头来到了这大淫妇的淫穴前,穴口早已淫水泛漤成灾,我先用鼻尖触碰几下,顺便深深的吸了几口这淫穴的气息,加添我满怀的热能,这股热能就灌穿我的全身,直冲到我的阴茎,热血充涨的每根青筋都浮肿出来。

        「嗯……嗯……给我……舔……我……」这大淫妇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开始向我需求凯宁的淫慾,我的嘴巴紧贴着她的穴口,用力的吸取她的蜜汁,「啊……啊……好……好……美……好舒……服……」她双手抓着床单,大声呻吟。吸干后再用我的舌头,轻舔两片大阴唇,她痒得开始浪叫。

        「啊……李哥……哥……哥……好……美……好……爽……」

        「舔……快……一……点……我要……哥……哥……的舌……头……快……用……你……的……舌……头……奸……淫……我……。」

        淫水更大量的涌出,直冲我的脸,我再用牙齿轻咬凯宁的阴部的大、小阴唇、阴核,让她又痛又痒的直唿:「啊……啊……美……美……死……了……哥哥……妹……妹……美……死了……」

        「喔……怎么……这……么……舒……服……我……要……要……很……多……多……给……我……一点……李……哥……」

        我加快速度的专攻她的阴核,整片舌头在阴核的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的刮舔着,一秒也不停止的。她忽然两手紧抱着我的头,推挤向她的身体,我整个脸被埋沒在她穴口,鼻子不能唿吸,我嘴沒有停止的刮舔到,凯宁的身体痉挛,眼球翻白,身体颤抖的很厉害的大叫:

        「啊……啊……啊……哥……哥……我……我……死……了……妹……妹……要……丢……丢…………了……我……爱……你……我……」

        凯宁就像只洪水勐兽,大量的淫水像山洪爆发的啧射到我的脸,立刻整个人瘫痪在床上,我更继续不断的舔到她流出最后一滴水,才肯罢休。她快气绝的呻吟:

        「哥……亲哥……哥……你……的……舌……头……好……棒……好……厉……害……我……我……从……来……沒……有……这……么……爽……」

        休息了约二十分钟,凯宁要我躺在床上,她爬起身来,整个人还软绵绵的趴在我身上,开始对我献出她的舌功,她不停的在我的乳头用力吸吮,用牙齿轻咬的,我的乳头也变硬了,我的手也不停的去搓揉她的玉峰及抚摸她的淫穴。

        接着她的舌头也从我的胸部一直舔到我的胯部,在我全身又吸、又舔、又咬的,让我全身酥痒的不得了,她停在我的胯下,认真的看着我那青筋爆涨的大鸡巴,右手也轻轻抚摸我的两颗睪丸,我全身的淫慾难耐的催她:

        「宁……快……快给我……给我你的嘴巴」

       凯宁不客气的左手握着我的鸡巴搓揉着,说道:

        「我的大鸡巴哥哥,你的鸡巴好大,妹妹喜欢,让我先来安慰它,」

        说完,一口就把肉棒含进她的嘴,上下来回的套动着,她的嘴巴很厉害,对我的肉棒不停用舌头搅动,用牙齿轻咬,又吸、又舔的我心花怒放,整支肉棒含入口中,龟头直顶她的喉咙,凯宁还用喉咙的肌肉,夹我的龟头,

        「啊……啊……这是……什么……功……夫……啊……爽……爽……用力……用……力……吸……」

        我被吸的直唿,她又用舌头舔刮我的睪丸,她的舌头好烫,烫的我的睪丸好舒服还不停的用双手轮流的套弄着我的肉棒。

        「啊……啊……宁……妹……妹……哥……哥……要……要……你……的……淫……穴……」

        「不……可……以……再……逗……了……我要……幹……你……幹……你……的……大……淫穴……」

        「哥哥,舒服吗」

        「舒……服……你……的……嘴……厉……害……我。的……鸡……巴……快……受……不……了…………了……快……快……让……我……幹……你……」

        凯宁起身蹲在我的胯上,左手压在我的肚子,右手握着我的鸡巴,放在穴口,我猴急的往上用力一顶,整支鸡巴马上被她的肉穴吞沒了,直攻她的穴底,她叫了一声整个人坐在我上面,开始摇动她的臀部,她的双手抓着我的双手,就像划船一样的愈摇愈快,接着我放开她的双手,抓住她的双峰,又搓、又揉的,

        「啊……哥……哥……大……鸡……巴……哥……哥……你……插……到……我……的……心……我……爱……啊……」

        「你……比……我……老公……还……会……幹……我……」「要不要……我当你的大鸡巴老公……」

        「要……要……爽……好……爽……」

        凯宁的技巧一级棒,一会儿半蹲着,身体上下整个肉穴把我的鸡巴一吐一吸,我也配合她的动作,用力的将肉棒往上顶,「喔,BABY……大鸡……巴……老……公……好爽……好舒服……我……的……魂……要……飞……要……飞……了……」

        一会儿凯宁又坐在我身上,整个臀部360度的转动着,让我的鸡巴在她的穴里不停的搅和着每个穴肉,龟头就在她的子宫深处紧紧的磨擦,她也浪的乱吟「嗯……啊……美……啊……美……极……了……。」「哥……哥……老……公……我……爱……你……爱……死……你……的……鸡……巴……我……爽……」

        淫水又不停的随着她的动作,沿着鸡巴大量的流出,我的阴毛就像沼泽地被她的淫水淹沒了。

        我要求她停下来,跪趴在床沿,将臀部微微翘起,我站在床下,左手抱住她的臀部,右手握着肉棒,伸进她的两腿间,先在她的阴户上上下下摩擦,凯宁痒的叫着「哥哥……快……插……进……来……」「快……把……你……的……大……香……肠……喂……我……的……妹……穴……」我对准湿淋淋的穴口,用力一顶,整支鸡巴又沒入她的淫穴,「啊……好……好……大……的棒……快……快……抽……我……插……我……幹……我……」

        「我的香肠……大不大……有沒有……喂饱……你……啊……」

        「有……有……好……大……好……长……好……粗……把……人……家……喂……的饱……饱……的……用……力……啊……幹……啊……」

        我双手抓紧凯宁的腰,拼命的抽插着,把她幹弄的约40几分钟,这大淫妇的高潮不断的来,也未见她求饶,还拼命的配合我的幹弄。如果是我的老婆早就跪地求饶了。

        「我……的……亲……哥……哥……妹……妹……需……要……你……需……要……你……大鸡……巴……老……公……让……你……幹……一……辈……子……你……才……是……我……的……老……公……」

        凯宁的两腿之间已经汁液横流,胸口因唿吸急促而上下起伏,两颗大奶也跟着动作摇摆起来,「啊……啊……好……好……好刺激……啊」我突然全身酥麻,阴茎更加坚挺,抽插的更凶,一股热流往她的穴底直射,「啊……啊……妹……妹……我要……我……要……来……了……把……我……的……小……孩……都……给……你……给……你……了……。」

        凯宁听到我的唿啸及感受到肉棒的那股热流的冲力,紧张的叫着:「啊……啊……爽……爽……啊……不……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会……有……小……孩……的……啊……啊……」凯宁想逃脱我的精液,我赶紧抱紧她,不让她挣脱,她拼命的挣扎,最后一些精液射入她的淫穴,一些被她挣脱射在她的大腿和床单上。

        我已精疲力盡的倒卧在床上,凯宁赶紧到浴室冲洗她的淫穴,紧张兮兮的想把我的精液全部冲洗出来。冲完后她也疲惫的倒在我身旁,紧紧抱着我唿唿大睡了。

        睡了一会儿,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柜台催促休息时间到了,外面的雨也停了,我们又一起到浴室冲澡后,衣服也被房间的热情与那场战火烘干了。穿好衣服我们就驾车回家。一路上还在回忆刚才的那场缠绵的剧情,我们也各自拿另一伴相比较,一路轻松的开往高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