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鬣狗第五部】【第九章,第十章】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0:44   

                    第九章
      鬣狗走上前,掰开苗丽修长的双腿,陈建国留下的白浊精液从敞开的蜜穴大
    股的涌了出来。
      「老弟,警局里还有会要开,就先失陪了。」汗流浃背的陈建国穿起衣服,
    说道。
      苗丽两只大眼睛怒瞪着陈建国。
      「哟哟,苗警官,你的眼神是要杀人啊,你别可不要怨我,要怪只能怪你自
    己,大老远从外省跑来我们昆明瞎掺和!你就好好在这里让鬣狗老弟调教调教吧!」
      苗丽紧紧咬着牙,内心充满了悲愤,看着陈建国离开了密室。
      鬣狗取来一只兽用的针筒式注射器。
      苗丽看着碗口粗的巨大针筒。虽然不知道鬣狗要做什么,但是知道自己难逃
    被凌辱的命运。
      「要把你的屁股里洗干净了,才好挨操。为了好好招待你,给你用最烈性的
    灌肠液。」鬣狗把粗大的管嘴捅进了女警的后庭。
      苗丽这才明白原来是要给自己灌肠。
      针筒活塞被无情的按压了下去,灌肠液开始注入。
      感到冰凉的灌肠液进入了身体,很快又从冰冷变成火烧的灼热感,小腹里开
    始产生绞痛。
      苗丽咬紧牙关,一声不吭,脸上身上开始冒出冷汗。苗丽了解鬣狗之前犯下
    的案件,知道他的残忍嗜虐,如果自己求饶也只会让他更加的高兴得意。
      鬣狗把一升的液体一滴不剩全部灌进女警官的后庭里,拔出了管嘴。
      「想一只母狗一样的拉出来吧,苗大警官!」
      一整整剧烈的绞痛袭来,苗丽冷汗直冒不愿意屈服。
      「看你能忍多久!我赌我这根烟还没有抽完你就要拉出来!」鬣狗掏出一根
    香烟,点燃,悠哉悠哉的抽了起来。
      无法接受在这个罪犯的目光下排泄,苗丽拼命的忍耐。
      烟味在狭小的密室里弥漫着,苗丽感觉每过一分钟都有一天那么漫长,鬣狗
    抽完了整根烟后,还在坚持的苗丽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脸色惨白。
      「臭婊子,你还真能忍!」鬣狗骂道,扔掉手里的烟蒂,走上前用手掌用力
    按压在苗丽的小肚子上。
      「啊!」
      一股巨大的压力从腹腔里产生,苗丽大叫一声,再也无法抵抗,到达了极限,
    大股液体从肛门喷涌而出。
      足足喷射了有一分多钟,苗丽才排光了后庭里的液体。
      房间里弥漫着难闻的异味,鬣狗讥笑道:「美女警官拉出来的也这么臭!」
      鬣狗拿起针筒重新吸满了一管。
      「这次是清水,屁股里太脏了,还得多洗几次!」
      苗丽摇着头,被针筒管嘴再次插入了后庭。
      鬣狗不停的给女警官灌肠,看着她排光后再继续灌肠,不停的重复着。
      「这下就干净了!」看着从苗丽的后庭喷出的液体如同清水一般清澈,鬣狗
    才满意的停了下来。
      被灌肠了五次后,苗丽颤抖着修长双腿,如果不是双手被绑起来向上吊着,
    已经瘫倒了。
      鬣狗来到苗丽身后,伸出双掌,翻开她的两片白皙臀肉,女警官被反复灌肠
    蹂躏后的菊穴这时候已经微微红肿,张开粉红的肛肉,往外吐着清水。
      「骚屁眼真漂亮,已经打开了,做好挨操的准备了吧!」鬣狗眼睛直勾勾的
    盯着女警官双臀间。
      鬣狗镶满珠子的阴茎已经高高的勃起,乌黑的棒身青筋暴露,紫红的硕大龟
    头不停脉动着。
      鬣狗从身后用左胳膊紧紧抱住女警官,右手扶着自己的龟头在苗丽的两片臀
    肉来回拍打。
      「啪!啪!啪!啪!……」龟头像个烧红的铁榔头一样,重重的拍打着苗丽
    白皙丰满的臀肉,发出很大的响声。
      鬣狗抓着肉棒,从女警官后面贴了上去,用火热的龟头顶在了她的后庭上。
      「感觉到了吧!我的屌头子硬不硬?大不大?我会操翻你的屁眼的!你现在
    向我求饶的话,我会温柔一点干你的!」鬣狗得意的问道。
      「不要废话!要做就快点来做!我是不会怕你的!」苗丽感受到男人生殖器
    的巨大和坚硬,但是并没有没吓倒,知道自己今天难逃被从后庭奸污的命运,索
    性横下心,大喊道。
      「臭婊子,到了这个地步还是这么嘴硬,等我把你的屁股操开花,你就会后
    悔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了!」
      鬣狗骂道,龟头顶开苗丽的肛门括约肌,猛的一挺腰,重重的插进女人的后
    庭深处。
      「呜!」剧痛在后庭里炸开,苗丽从喉咙里发出不能抑制的悲鸣。
      鬣狗开始挺动起来,镶满珠子的粗大的肉棒在女警官窄小的肛洞里扯动起来。
      像被一根大木桩打进身体里,快要被撕成两半,苗丽身体绷直,大脑被所痛
    苦占据,已经无法思考。
      如同水蛭紧紧粘着宿主一般,鬣狗死死抱着女警官,开始大力抽送起来。
      星期天的晚上,一家餐厅里。
      许久未联系的老同学董倩突然约自己出来吃饭,陈晓澜颇感意外。
      「倩倩,几年没见,你那里是怎么回事啊,变得这么大了!?」妇产科女医
    生陈晓澜吃惊的看着董倩高高隆起的胸脯。
      「这是在我们医院隆的胸,晓澜你要做的话,我给你拿个优惠半价。」
      「哈哈,我还是算了吧,我怕疼!」陈晓澜笑道。
      许久未见的曾经的闺蜜两人,在饭桌前热烈的聊着天。
      「我去上个洗手间哦。」陈晓澜离开饭桌。
      董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装着白色粉末的小塑料袋。
      迟疑了一下后,董倩还是把粉末倒进了老同学的水杯里。
      上完洗手间的陈晓澜回来后什么也没有发觉。
      一会后,董倩搀扶着陈晓澜走出了餐馆。
      一辆黑色小车开了过来,董倩把迷迷糊糊的陈晓澜推进了车后座。
      当陈晓澜恢复过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惊慌的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里,被捆绑在房间中央的一根柱子上,动弹不得。
      陈晓澜看到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拉开着裤子拉链,一个女
    人正跪在在男人跨间,袒露着一对淫靡的巨乳,埋头给男人做着下流的口交,把
    男人镶满了珠子的粗大阴茎含在嘴里吸允着。这个女人,正是董倩。
      「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倩倩你在做什么!」陈晓澜大叫道。
      董倩吐出嘴里的龟头,面带愧疚的对陈晓澜说道:「晓澜,对不起!」
      「呵呵,是我请陈医生你来我这里做客的,因为有点事情要麻烦你,怕你不
    肯答应,就用了点手段。」鬣狗盯着陈晓澜的颇有几分姿色的俏脸,笑道。
      「你……你是什么人……你想对我怎么样……」陈晓澜意识到自己被黑社会
    绑架了,惊恐道。
      「我这里有个大肚子快要生崽子了,想请陈医生你帮忙接生!」
      「神经病,要分娩去医院啊!」
      「恐怕她去不了医院。」
      鬣狗推开拉开这间房间的窗帘,窗户外可以清楚看到楼下的舞台。
      鬣狗把陈晓澜从柱子上解下来,然后拖到窗边,指着舞台,说道「下面的那
    个骚货就是你要接生的人。」。
      一个挺着大肚子的漂亮女人和一个面容稚嫩的少年在台上进行着特别的表演。
      色情俱乐部里气氛高涨,客人们叫喊着,嬉笑着。
      赤身裸体躺在台上被奸淫的女人正是原青龙帮老大周鹏龙的老婆萧薇,这时
    候已经怀胎九个月,肚子里怀的正是伏在自己身上奸淫的亲生儿子周小磊种下的
    孽种。
      「看见台上被自己儿子操的大肚子骚货了吧,下个月她就要生了,我要你在
    这里给她接生。」
      陈晓澜看着舞台上激烈交媾中的母子,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鬣狗把陈晓澜拖到沙发,然后开始撕扯她的衣裤。
      「你要干什么啊!快住手啊!」陈晓澜惊叫道。
      「为了陈医生你能好好配合,只能委屈你先拍点小视频了!」
      陈晓澜在强壮的鬣狗手里毫无抵抗之力,很快被扒光了衣服,一丝不挂的裸
    体暴露在男人的视线里。
      「董婊子,把摄像机拿过来!」鬣狗对董倩命令道。
      董倩取来摄像机,对准了正在被侵犯的陈晓澜。
      摄像机记录着这场罪恶。
      鬣狗把陈晓澜把小孩撒尿一样的姿势抱在怀里,让她的裸露出来一对乳房和
    下体都被摄像机拍的清清楚楚。
      陈晓澜出于本能的惊恐和羞耻,不停的挣扎着。
      「你不要拍我!」
      「晓澜,你原谅我,我染了毒瘾,必须听狗爷的话。你不要反抗狗爷,少吃
    点苦头!」
                    第十章
      一个月后。
      「狗爷有吩咐,最近为帮里立过功的弟兄今晚都来台球室集合。」
      晚上。乌烟瘴气的俱乐部台球室里的一帮混混们发出欢呼声。
      一个身穿蓝色女式警服,头戴警帽,嘴上封着透明胶带的美丽女人被拖进了
    台球室。
      「今晚让弟兄们也开开荤,尝尝女警花的滋味。」鬣狗把苗丽仰面绑到了台
    球桌上,两只胳膊被绑住伸向两侧的桌角,手腕被用手铐拷在绳结上,绳子另一
    端牢牢绑在了两只桌腿上。苗丽的两条美腿被折叠成M字型,小腿和大腿紧紧绑
    在一起,绳子分别绑在桌下另外两个桌角上。
      台球室里密密麻麻的小混混们炸开了锅,兴奋不已。
      鬣狗拿起一把刀,在女警官的胸口划开口子,没穿内衣的女警官一对赤裸酥
    胸就露了出来。
      小混混围着台球桌一个大圈。
      苗丽被牢牢绑住挣脱不开,封住了嘴巴也不能说话,被淹没在满屋子小混混
    们贪婪的目光里。
      鬣狗又把刀子伸向苗丽M字敞开的两腿间,迅速的划了一个大洞。
      女人最私密的前阴后庭就都赤裸裸暴露在男人们的淫邪目光里。
      苗丽落入魔掌以来,鬣狗只固执的奸淫她的后庭,阴户却没有受到过奸淫。
      「这张骚屄今晚是弟兄们的,你们随便干,不过要戴套子,不要把脏病传染
    给她。」鬣狗把四盒避孕套扔在台球桌上。
      「但是先说好,那张屁眼你们不能碰,那是属于老子的专用肉洞。」
      鬣狗拿起台球桌上的八号黑球。
      「为了防止你们操错洞,我先用黑老八把苗警官的骚屁眼封起来!」鬣狗说
    着竟然把手里的台球抵在了女警的后庭上开始塞进去。
      被蛮力粗暴顶开了肛门括约肌,台球一点一点撑大了肛洞。台球十分干燥没
    有经过润滑,半个球死死卡在了女警官的后庭,苗丽痛苦的摇着头。
      「你的骚屁眼被老子大屌操过那么多次了,吞一个台球小意思而已,放松点!
    球要是塞不进去,今晚就给弟兄们轮奸你的屁眼,操爆你的骚屁眼!」鬣狗感到
    女警的后庭巨大的阻力,大骂道,加大力度往里塞台球。
      听到鬣狗的威胁,苗丽的后庭本能的一放松,鬣狗抓住时机,猛的将台球塞
    了进去,噗的一声全部没入到肛洞里。
      一个月前还十分紧窄的后庭,被鬣狗频繁奸淫后,现在竟然真的被塞入一个
    台球了。
      「好了,弟兄们可以干她骚屄了!」鬣狗笑道。
      混混们争前恐后往苗丽胯前挤过来。
      「不要争了,做过牢的弟兄先来,坐牢时间最长的排前面先上!」鬣狗说道。
      一个身材肥大,面容丑陋的男人挤开人群来到苗丽跟前,「狗爷,让我先来!
    我蹲过十五的大牢!我最恨警察!」
      说话的人外号叫做大赖。年轻时因为打群架把人砍伤判了十五年徒刑。
      苗丽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恶徒,想要记下凌辱她的罪犯的相貌。
      「狗爷,我想给她刮个毛!我喜欢操白虎!」大赖说道。
      「好,只要别玩坏她,随你们弄!」鬣狗同意道。
      大赖把起鬣狗用过的那把刀,开始剃苗丽的耻毛。
      「臭婊子,只要我的手一抖,你的骚屄就要割掉一块肉!」大赖用刀尖在女
    警的阴户上滑过,威胁道。
      在男人们的围观下,阴毛慢慢被剃光,成熟阴户变成光溜溜的,闪动着淫靡
    的光泽。
      大赖把刀柄插进苗丽的阴户,抽插起来。
      反复抽插下,苗丽年轻的身体产生了耻辱么生理反应,渐渐分泌出液体。
      「女警花弄了几下,就出淫水了!」混混们讥笑道。
      大赖脱掉裤子,掏出了乌黑丑陋的阴茎,套上避孕套。
      大赖把油滚滚的肥肚子压上女警苗条的身体,把龟头顶在女警光溜溜的肉缝
    上。
      大赖猛的一顶,肉棒粗暴的全根插进湿润的阴道里。
      大赖凶狠的奸淫起女警官,每次抽插都大起大落,狠抽猛插,恨不得连卵袋
    都插进阴户里去。
      「臭婊子,女警的屄也没什么不一样嘛,还不成让鸡巴干的噗噗响!」大赖
    使劲抽送着,在苗丽身上发泄着蹲了十五年大牢的怨恨。
      大赖叫骂着奸淫,一旁围了一大圈的混混们也开始上手抚摸揉弄起苗丽的乳
    房。
      直到二十多分钟后,大赖大叫一声,「啊!老子射了!」。
      大赖喘着粗气,汗流浃背,抽出阴茎。把灌满精液的避孕套扔在了女警的肚
    子上。
      大赖刚走开,又一个男人推开人群挤到了苗丽的身前。
      「我蹲了14年牢房,应该可以排第二了吧!」说话的人满脸麻斑,外号麻
    子,因为抢劫伤人,被判过14年。
      麻子迫不及待掏出了已经勃起的阳具,套上避孕套,就插了进去。
      「操死你,骚货,做警察了不起么!」麻子骂骂咧咧,使劲抽送着。
      就在这时候,一个小喽啰推开门进来,说道:「狗爷,萧薇那边好像要生了。」
      「哦!马上打电话叫姓陈的女医生来!」鬣狗说道。
      「弟兄们,薇婊子要生了,我要去处理一下,你们这边自己尽兴吧!别把她
    干死了就行!」鬣狗急忙跑出了台球室。
      「好疼……疼死我了……」
      萧薇羊水破了,剧烈宫缩着,躺在床上痛苦呻吟。
      「深呼吸!深呼吸!再用力!孩子头已经看到了!」陈晓澜已经及时赶来了,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给高龄产妇接生,陈晓澜的内心里也在打鼓。
      「啊……啊!」萧薇努力着,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
      「妈妈!再使劲!」周小磊激动的喊道。
      「努力,对,就这样使劲,你可以的!」陈晓澜鼓励着产妇。
      鬣狗举着摄像机,拍摄着萧薇生产的全过程。
      把母子乱伦产子的录影卖给色情网站,一定可以大赚一笔,鬣狗得意的笑着。
      过了没多久,「哇!」的一声嘹亮的啼哭响彻了房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