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花好月园- 第10章 下次叫姐姐

    发布时间:2020-06-17 00:02:13   

      肖石咳了一声,正色道:“对你来说,我是保镖;但对我来说,你只是我的当事人,我们之间是平等的,你不可以把我当成下属,更不可以象个三孙子似的骂我!明白吗?”

      凌月如别过头笑了一下,道:“你觉得我很凶暴吗?”

      “难道不是?我刚刚亲眼看见的,你爸爸也亲口跟我说了。”

      “我爸爸怎么说我,是他的事。”凌月如盯着肖石,严肃地道,“我要告诉你的是,大宽房地产是私家企业,不是慈善机构,员工们拿着我家的薪水养家糊口,他们做错了事,就得挨说,这跟我的脾气没关系。你懂吗?”

      “这个……嗯。”凌月如说的很有道理,肖石没电了。

      “放心吧,我不会对你这样。”凌月如的神色缓和了,向肖石抛了一个眼神,转身向外走去。肖石一怔,追上去问:“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是我弟弟嘛!”凌月如淡淡道。

      “谁……谁是……我刚刚就随便那么一说!”肖石在嘴硬,他心里又暖乎乎了。

      “你随便我可不随便,你以为我在哄你吗?”凌月如嗔了他一眼,向电梯走去。

      凌月如确实是认真的,她第一眼看到这个可爱又有些幼稚的大男孩,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很清楚,肖石和自己心里曾经那个人并不是同一类,甚至长得都不象,可她就是有那个感觉,很强烈,她不想拒绝。

      多个弟弟也不错,就算是胡闹吧,谁让我喜欢呢!站在电梯门前,凌月如心想。

      电梯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人:凌大宽。凌月如看都没看自己的父亲,当先一步跨了进去,肖石略有尴尬,对老凌笑了一下,也跟了进去。凌大宽看着自己的女儿和这个小伙子,眼珠子差点没顺着大肚子滚下去。

      “月如,你们这是……”还是凌大宽先开口了。

      “吃饭去!”凌月如白了父亲一眼,又警告道,“你千万不要跟去喔!”

      凌大宽咽了咽口水,又把眼光直直地望向肖石。肖石笑了一下,一指凌月如:“对,吃饭去,她说她饿了。”凌月听后得意一笑,老凌血压高,再加上电梯一动,顿感一阵弦晕,三个人再没说话。

      “总裁,我们去了。”出电梯的时候,肖石跟老凌打了个招呼。

      看着女儿和肖石的背影,凌大宽不停地拍着自己的脑门,心头疑惑不止。作为父亲,他才知道自己的女儿也可以是个乖乖女,还蛮挺可爱的。可这才多长时间,难道这小子会魔法?他想到了自己奋斗一生攒下的六、七千万家业,忽然有点儿丧气。

      凌月如的座驾是一辆蓝灰色的标志206。上车后,凌月如问:“想吃什么?”肖石正在观察着这辆挺时髦的女士车,闻言随口道:“无所谓,我好对付,一碗面条就成。”

      凌月如瞥了肖石一眼,偷偷一笑,发动了车子。

      五分钟后,车子停了。肖石下车一看:洪记抻面馆。晕!真吃面条来了!凌月如望着肖石,淡淡一笑,道:“据我所知,这家洪记是全市最高极的面馆了,不知道你是不是满意?”

      “满意,有啥不满意的!有的吃就成,走吧!”来都来了,肖石还能说啥。

      洪记抻面馆确实有名气,虽然还没到正中午,里面却已经坐了七、八成顾客,有人喝啤酒,有人吃炒菜,但每个桌上都有面条。两个人对面而坐,凌月如点了一碗海鲜面;肖石点了一碗大肉面。两碗面上来后,凌月如看着肖石道:“你不该要肉面的。”

      “为什么?”肖石夹着一块肉,刚要吃。

      “饭店很会做生意,这些肉八成都是别人剩菜里的肉。”

      “这……”肖石看了看筷子上夹的一块肉,一阵反胃,没好气地道,“这话你刚才咋不说?”凌月如没说话,她憋着笑,低头吃自己的海鲜面。肖石无奈把最上面的一堆肉扒到一旁,开始专心吃面。洪记的面,确实有独到之处,肖石很快就忘了反胃那回事儿。

      凌月如吃得很快,完全不象个女人,呼噜呼噜地,肖石还没吃到一半,她就吃完了,连汤都喝了。肖石看得瞠目结舌,咽了咽口水道:“看你吃饭,真有食欲!”

      “淑女是一种气质,不是装出来的样子。”凌月如擦了擦嘴,满不在乎地道,“再说了,不是有一句老话嘛,吃饭不积极,赶不上达芬奇!”

      靠!肖石一口面条差点儿没从鼻子里喷出来。这是谁家的老话?什么谬论,吃饭积极了,就能赶上达芬奇了!根本不合逻辑嘛!

      肖石没理她,继续吃自己的面。凌月如双肘支着桌子,专注地看着肖石。肖石很不自然,强挺着吃了一会儿,忍不住道:“喂,你这么看着我,我还怎么吃呀?”

      “刚刚你不也这样看我吗!怎么现在我不能看你?”

      “那不是因为……算了,不和你说了,你愿意看就看吧!”肖石觉得和这个女人没共同语言,只得加快了速度。凌月如满不在乎,双臂放在桌上,身体前倾,微皱着眉,看得更加入神。

      肖石吃完了,凌月靠在椅背上,轻叹了一口气,神情再度黯然。肖石看着这个初次见面的女人,忽然感到了一点点的心疼,关心地问道:“凌总,你怎么了?”

      凌月如望着肖石的眼睛,忽然道:“你让我想起一个人。”

      肖石不禁失笑:“你千万不要说什么我象你初恋情人这类话,这种话太老套了,我是不会相信的。”

      “不是长象,是指感觉,感觉你懂不懂?”凌月如又把身体倾了过来。

      “不管是什么,你都不要想入非非,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肖石一惊,忙直起身,“如果你想在出差期间胡来,我干脆保镖不做,也不跟你去了!”四千块钱的诱惑很大,但肖石可不想跟宋大明那孙子搞一伙去。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男人,一想到女人就那点破事!”凌月如放声大笑,毫无顾忌。周围几桌的人不约而同地向两人望来。肖石脸上发烧,忙凑过去道:“小点儿声!这里这么多人,你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

      凌月如笑笑摇摇头,道:“我说的感觉是指对过去某种感情的怀念或依恋,并不是对你怎么怎么样,你自己才想入非非了!”

      肖石尴尬了一下,没说话,凌月如叹了一口气,又道:“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明白,你还太嫩,没法懂得那种痛心彻骨的滋味。”

      肖石一阵黯然,不觉低下了头,他想到了玲儿。凌月如一怔,急道:“看来我小瞧你了,来,跟姐姐说说,你有什么心事?”肖石暗叹了一声,抬头看着面前的女人,道:“我没什么心事,有也不会和你说的,我们才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怎么了?”

      肖石笑道:“第一次见面意味着我们还不了解,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家住哪,几口人,你什么都不知道嘛!”肖石说完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凌月如掏出一张钞票放在桌上急追出去,在饭店门外一把将肖石拉住。

      “饭吃完了,你还想干嘛?”肖石看了看凌月如拉着自己的手。

      “不干嘛!开导开导你!”凌月如胸脯一挺,两个人又挨上了。肖石想退一步,可后面是墙。凌月如仰头看着肖石的眼睛,在他脸颊上轻拍了两下道:“傻弟弟,人和人的交往跟见几次面是没有关系的,你没觉得我们已经很熟了吗?”

      “那又怎么样?”肖石听后一愣。

      “不怎么样,这就是感觉!”凌月如白了肖石一眼,向车门走去。

      肖石还在发愣,凌月如嗔道:“别发傻了,我送你回家!”肖石回过神,走前两步道:“不用了,我还有别的事呢。”

      “那随你便吧!”凌月如回眸一笑,上车后又从窗口探出头道,“等我电话,还有,记得下次见面要叫姐姐!”

      小车一溜烟开走了,肖石望着车屁股,不自觉地抚了抚被凌月如拍过的脸颊,他想到了一个词:一见如故,没错,姐姐说得对,就这感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