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熟女盛洁

    发布时间:2020-06-17 00:02:12   
    熟女盛
      可怜的小孟终于沦为我的n蜜,也许她心中也在这样想:终于找到一个值得傍的了,财色双收,不要太划算哟。还是那句话:男人一辈子都在猎艳,往往最后都成为猎物。我也不是提上裤子不认帐的人,后来帮了她许多,她的演艺事业的春天终于姗姗来迟。
      星期天到“第三极”买几本书,正低头挑书呢,下意识感觉有目光扫过来,抬头一看:是盛洁!虽然近十年不见了,可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整体变化不大,老了点,她大我六岁,毕竟也快四十的人啦,还有就是身边多了一孩子,我习惯性地看看孩子,一点不像我,像盛洁。她微笑着看着我,有点惊喜,没有怨恨,事情都过去十年了,也该烟消云散了。
      “哟,领导同志,您也亲自来买书,我可看您好一会了。”
      “哎哟哎,这不是盛,盛洁吗,太意外啦。您也来买书?还是那么爱读书。”
      “礼拜天,带孩子来买几本教辅书,现在的孩子负担可比我们那时候重多了。”
      我主动邀盛洁去“荷塘月色”坐坐,她爽快地答应了,让孩子自己看书玩。
      “盛洁,应该叫盛教授了吧,还是那么漂亮,听说都带研究生了,好啊,那像我们虚度光阴,不长知识光长肉。”十年啦,虽说当时和她也没爱的死去活来,但毕竟是我第一次真正恋爱,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伤感。
      “您太客气了,杨局,您都上学校名人馆了,好多老师以你为骄傲呢,我们一穷搞研究的,没意思。……你父母还好吧。”看来还没忘我爸妈。
      “盛洁,你,你过的还不错吧,唉,……有些事,……在学校时年轻不懂事,有些事还请你别放在心上。”
      “杨局怎么也俗了,您不一直活得很洒脱吗?还提那些事干吗,我都不记得了。”盛洁还是那么喜欢装矜持。十年没见了,还是有点生分。
      接下来又谈了好多,家庭,婚姻,子女,老师,故友,越说越多,渐渐气氛有点热了。当听到我和静竹的故事时,盛洁笑了,“没想到你在学校时的优良传统愈来愈发扬光大了,江山易该,本性难移。那阮静竹应该比我还大吧,老看她在电视上演这个妈,那个妈的,温柔贤惠的要命,没想到也喜欢啃嫩草,临了临了也玩一把‘姐弟恋’,竟然还是和你,有意思,人不可貌像,你父母还真开明。要不是你在这个位子上,那些娱乐记者还不得炒翻天。”
      “老盛,别乱讲,怎么着人家也是我媳妇了。真是我主动的,人家还不愿意呢。”看她放开了,我也变了口气。
      “哟,还挺护食,开始知道疼人儿了,不容易,在学校可没见你这样对我。”盛洁撇撇嘴挖苦我。
      “老盛,多少年了,这吃醋的毛病还没改。其实我但是对你好着哪,只是不会表达,都在心里搁着呢。我现在一id就叫‘圣洁的男人’,为了纪念咱们的过去。”
      “使劲臭贫,哄女人的功力愈来愈炉火纯青了,阮静竹也是你这样骗来的吧,你这张嘴呀,又不知祸害多少良家妇女。”盛洁笑了。
      “说实话,老盛,你那孩子和我有关系吗?”我在她耳边小声说。
      “说什么呢,多大了,怎么流氓习气一点没改,和你有什么关系,千万别乱说。”盛洁脸红了,笑着打了我一下。我剩机抓住她手说:“小洁,比学校时还销魂呢,我还真有点后悔和你掰,这说明咱没这福气。说实话,怎么多年想我没,我妈还经常提起你呢?”
      “要不要脸,恨你还来不及呢,还想你呢,想抽你,没良心的东西,还好意思提。当时我为了你受多少委屈,父母,领导,朋友没有不劝我的,要不是当时你甜言蜜语,我能上你当吗,现在再说这些话,有意思吗。”她恨恨地说着,脸上仍带着似笑非笑的样子。“快拿开手,我的朋友,学生常来这里,让她们看见多不好。”
      “小洁,当时确实是我做的不对,现在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想弥补一点我对你的歉意。你就给我点机会,让我心里好受点吧。要不我给你磕一个来谢罪。”
      “紫东,别这样好不好,咱都是有家庭的人啦,别搞的像小孩似的,对不起我该走了,改天再联系吧。”我们留了电话,msn,博客什么的。
      说心里话,我也不是想和她将来去开房什么的,确实现在对她没那种感觉,只有一种故人的感觉。我只是想通过轻松的方式来冰释我们之间多年的心结,以前也没机会说这些话,现在说了,心里很轻松。以后见面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晚上打开博客,在悄悄话栏里有盛洁的留言:
      紫东,今天见到你真的很意外,很惊喜,没想到你还是那么风趣幽默,那么爱贫嘴,也比以前更帅更好看了。
      说实话,我从来也没恨过你,因为我当你是个孩子,现在依然如此。真为你高兴有现在的成功,没想到你的文章也写的这么好,以前记得你喜欢摇滚乐,现在还喜欢吗?
      你送我的你们自己录的专辑我还留着呢,还有那些打口cd,书,还有你用过的木吉他。在没事的时候我会拿出来看看,就像见到年轻时的你(你现在当然也不老,我却老了)。其实这么多年也见过你几次,大都是你和一群人在一起,也没机会和你说话,也不知从何说起,想着毕竟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心里也没有距离感,想着总有一天会见面。
      你不会笑话我吧,一个快四张的女人,一个顶着所谓副教授头衔的中年女人,还在这里喋喋不休,小姑娘似的装多愁善感。还有,你要注意点,中国的官场水深着呢,平时可不能这样大大咧咧开玩笑。好了罗里罗嗦说这么多,祝你一切都好。……别把我忘了。
      看着盛洁的留言,暗自叹了口气,有点莫名的感动,心里酸酸的,苦苦的,时间改变了她,却没改变我。我想在她博客上留言,但又想听听她的声音,也许她也想听听我的声音吧。拨通了电话,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紫东,是你吗,怎么想起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声音带着一丝惊喜。
      “小洁,真……真没想到你还这么关心我,我今儿还和没心没肺地调侃你,想想真不应该,我没什么事,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我也从没忘记你,这些年来也想见见你,但大家都为人妻为人夫的,也不想节外生枝。人稍微上点岁数就容易怀旧,最近老是自觉不自觉想起以前的人和事,连梦里也是,当然会有我们的影子。改天和老师同学聚聚吧,虽然在同一个城市,却很少见面,你也离开学校好久了,想回去看看吗?哪天一起回去看看,找找往日的回忆。”
      这么多年也经过学校好多次,竟没去过一次,也想去看看,但匆匆的步履,复杂的感情又把脚步停留在门口,何必呢,物是人已非,花红我渐老,徒留惆怅几分。
      “好吧,日子你定吧,不过紫东,……我可没别的意思,别误解,我可不是想和你再续什么前缘,也不想上什么娱乐新闻,你也要注意点,老是听说这个明星,那个演员和你有一腿,我知道都是些八卦。不过三人成虎,官场最忌讳这个。时间不早了,晚安吧。”
      “还是那么柔情似水,谢谢关心,我会注意的,晚安。”这个时候最适合逗逗她。
      “又臭贫,别闹了,我老公来了,挂了。”盛洁吃吃地笑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