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说服者38章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1:59   
    作者:斑点狗(CABBY) 字数:5500 链接:viewthread.php?tid=9083278&page=1#pid95002775

    *********************************************************

    最近在读六朝云龙和潜伏,学了很多东西,所以更新落下了,抱歉!今天先 更新一章大家解解馋先!

    *********************************************************

    第三十八章恢复疗法

    「哈哈哈~哎哟……都是你!现在倒好,别的地方没事了,肚子又笑疼了~ 哎哟……哈哈哈……」柳青一想到自己鼻涕喷了我一脖子的情景,怎么也忍不住, 眼泪都笑出来了。

    「哦,别的地方?别的地方是什么地方?」我坏坏的看着她说。

    「哼,你这个人!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刚给你点颜色就又说些轻佻话!」

    柳青这次倒没生气,只是微嗔的白了我一眼。

    「喂喂喂!我是关心你好吧!万一你还有什么别的地方没好,那我把自己弄 的头昏脑胀,头重脚轻,头疼欲裂的,功夫不是都白费了?」我赶紧故作正经的 说,恨不得把自己功劳苦劳都夸到天上去了。

    「一肚子坏水!不理你了!」柳青不愧是美女,嬉笑怒骂都别有一番风情, 她似乎因为催眠的事已经对我敞开了心怀,所以嗔怪的话从嘴里说出来就跟撒娇 似的。似乎又觉得自己的语气太暧昧了,她脸红红的清了清嗓子,「啃~你……

    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没……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精神力透支,头昏脑胀的,太阳穴胀痛得厉 害,嘶……不提还好,你这一提我又疼得更厉害了~」

    「那你快躺下,我给你揉揉……哎呀,不行,还是等下美美来了让她给你揉 吧。喂!你怎么这样!快……快起来!」

    「哎哟~嘶~疼得厉害,是你让我躺下的,借你大腿枕枕嘛,不是那么小家 子气吧!我弄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我是以歪就歪,耍赖似的枕在她两条光 滑的大腿上,动也不想动一下。柳青现在可是全身赤裸的,那条床单堪堪只遮到 大腿根下方而已,我只是稍稍侧过头,脸上立刻就传来一阵滑腻的触感,她双腿 间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不住往我鼻子里钻,我一时间犹如深陷温柔乡里,舒服得 想要呻吟出来。

    「你……哼,根本就是个赖皮。」柳青虽然嘴里发出一声抗议,可是却没有 作出什么实际的抵抗,默许了我得轻薄。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我不想破坏这难得的旖旎气氛,一句话也不说,偶尔 还把脸转向柳青的小腹深深吸一口气,再假装无意识的徐徐吹向她大腿间的缝隙 里。

    「喂!你……你不要得寸进尺好不好!」柳青羞红了脸,虽然觉得这样似乎 不对,但又不忍拒绝我。只好挑起话题来转移注意力。

    「你……你之前说的,和……和美美那个,真的能……能帮你恢复精神?」

    这个傻丫头!我不禁好笑,什么不好聊,聊这个,「是啊!我和美美做过试 验了,精神力在爱爱的时候恢复得非常快!要不然的话……哎……」我这口气故 意往她腿上吹,可爱的鸡皮疙瘩再次浮现出来。

    「要不然会怎么样?」柳青再次忍耐了我轻佻的行为。

    「轻则神昏智迷,昏睡一星期都恢复不了,重则脑神经严重受损,最后变成 痴呆!」

    「哼,你那颗脑袋里装的都是坏水!痴呆了好,省得成天挖空心思欺负人!」

    柳青恶狠狠的说。

    「喂!你就那么恨我啊?我都救你两次了!你不考虑好好报答我一下就算了, 还诅咒我啊?哼,算我交友不慎。」我佯装生气,把脸又往下埋进一点,鼻子都 快挤到柳青腿缝里去了,余光瞟过她那处神秘的三角地,依稀能看见几根黑黑的 软毛。

    「呀,混蛋!又占我便宜!你……看我不……哼……都是你!要不是不能用 手,我一巴掌扇你到天涯海角去!……便宜你了……就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了!哼……」女人真是奇怪,尽管曾经被迫的和我发生过肉体纠缠,但是柳青一 直对我这个恩人不冷不热的。可是现在呢?一旦放开了心防,就能容忍以前绝对 不可能允许的的挑逗和轻薄。

    「啊?借你两条腿躺躺就算报答了啊?那可不行!」。感觉到她态度越来越 软化,我立刻来了精神头。

    「喂!我可警告你,不要存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你以为我是美美?三言两语 就给你哄到嘴里去?我绝对不会相信和你……和你那个……能帮你恢复什么狗屁 精神力的!」

    「哟!?不信是吧?邓爷爷怎么教导我们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你试下不就知道了,不由得你不信!」我无耻的编织着一张大网,等待着猎物一 头栽进来。

    「你休想!……呀~~~!你……故意的是吧?还吹!有完没完?!……等 下美美来了你吹她去!哼!」柳青一点也没发现她说这话的时候房间隐约弥漫着 一点酸酸的味道……

    「嘿嘿……其实也不一定非要爱爱,经过我多次的" 临床" 试验,我发现…

    …只要我们互相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放进对方身体里一段时间,咳~就算不 如做爱,慢慢的也能起到作用!这是另外一种恢复我精神力的疗法,就是慢一些!



    「臭流氓!你给我起来!越说越不像话!得寸进尺!那不就是……就是……

    做爱么?你欺负我智商低么?」柳青这下真的觉得我有些太放肆了,不停往 她腿间吹气她忍了,现在竟然直接拿那么羞人的话挑逗她,「是我小看你了!你 哪里是什么臭流氓!你是天上地下最最无耻之极的大色魔!!哼!」

    「啧啧啧~~那么漂亮的一美女,脑子里成天想的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我 是说,只要互相含着手指,通过对方的身体孔窍,沟通阴阳,就能慢慢恢复了, 虽然不如做爱效果那么迅速,但是也能让我在短时间内好起来!」我故作轻蔑的 白了柳青一眼,「你那颗小脑袋里装的东西也不比我纯洁到哪里去嘛~哈哈哈!」

    柳青被我一顿抢白,小脸涨得通红,隐约觉得自己是中了我言语中的陷阱, 却又不好辩驳,一时只能结结巴巴的说出一串「你……你……你你你……」

    「哈哈哈!别你啊你的了,有诚意帮我就表现出来啊,结巴什么!」我布下 最后一个也是最要命的那个圈套,就看她钻不钻了!

    「真……真的是那样?」柳青脸上充满了不信的表情,可随后又咬咬牙接着 说:「好!我帮你!但你要是想使什么坏,我可就再不理你了!你说吧,怎么做?」

    「这还要教啊,含住我的手指就行了啊!来……」我保持着养躺的姿势不变, 伸出食指手指摆到柳青嘴边,「哪,说好了,这是治病疗伤的正经事,可不许咬 我,也不能马上就吐出来!」

    柳青犹豫了一下,然后好像终于说服了自己一般吸了口气,张开小嘴将我的 指头含了进去。

    呼……柳青的小嘴跟她的小穴一样,温热湿滑,一条软软的小舌垫在我指肚 下方,我忍不住轻轻勾了勾手指,温软的触觉立刻从指尖传导至全身。

    「唔唔!」柳青感觉到我的动作,皱着眉头闷声发出抗议,我顿时感觉两排 牙齿已经上下夹住我的指头。

    「别咬!别咬!你光这样含着不行,要用舌头刮压我的手指,帮我理顺上面 的脉络,然后用嘴向里吸,幻想把我的阳气吸进体内!」我赶紧制止作势欲咬的 柳青,告诉她「恢复治疗」要领。

    柳青疑惑的看着我,隐约觉得这样好像有点奇怪,但是又受不住我哀求的眼 神,稍微迟疑了一下,终于解开了银牙对我的封锁,动作生疏的用舌头揉刮起我 的手指来。

    「嘶~~对~就是这样,先用舌尖,从指根舔起,嗯,然后慢慢滑向指尖, 对对,就是这样~呼~好舒服~~再用舌头缠住整根手指,轻轻的裹,喔~~舒 服死了~嘴要吸啊……我已经觉得手指发热了,这是好现象,一边舔一边吸,把 阳气吸进去~嘶~嗷~~好爽!青青你真厉害!」

    我这边享受无比,那边柳青却涨红了脸,虽然在我的指引下,她的技术越来 越熟练,可是她却越来越觉得有些不对。虽然自己从来也没有跟未婚夫做过类似 的事情,但在拍卖会上,自己是亲眼看见过美美给这个家伙「口交」的,虽然现 在嘴里含着的只是他的手指,可是这动作,怎么越看越像是……是做那个呢?而 且……而且他的手指还主动的轻刮着自己嘴里柔软的位置,被他弄得有些麻麻痒 痒的,柳青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右手掌心传来一阵奇怪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想 要握紧拳头,好像那样能把那种麻养的感觉变得更清晰些?

    我不知道柳青的小脑瓜里现在正胡思乱想些什么,但是她纤薄的红唇吞吐手 指的样子,看得我不禁心中一荡,不知道如果把手指换成自己的大肉棒,会有多 么销魂?

    我呼吸有些急促起来,不住的提醒自己这可是绝好的机会,要赶紧进行最隐 蔽最邪恶的那一步,这一步如果成功了,柳青有很大机会彻底堕进我的怀抱。

    「不错,就保持这个方法不要停,我能感受到自己的阳刚之气正在输进你嘴 里,现在我需要沟通你体内属于女人的阴柔之气,完成阴阳融汇沟通的步骤。」

    「来……把你的手指给我。」我装着笨手笨脚的去抓她痛感凝聚的左手,故 意不小心的在柳青左手掌心轻轻滑了一下。

    「唔唔唔~~」柳青被我这个小动作触动了痛感神经,小嘴一紧,眉头一皱, 一副吃痛的样子发出抗议,仿佛触电般收回左手。

    「护动唔,雾住朱鼠!」柳青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下意识的把右手递 给我。

    我不由得一呆,过了好一会才翻译出来她的话是「会痛呢,换这只手。」嘿 嘿嘿,柳青终于自己钻进我精心布局的圈套,主动把凝聚了全身几个特别敏感点 的右手递给了我。

    「哦……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轻轻抓住她右手的手腕,如获至宝 般小心翼翼的将她的食指含进嘴里。柳青的身体最大的特点就是皮肤十分柔嫩而 富有弹性,即使是手指放进我嘴里,也犹如含着一根羊脂玉葱般,在口水滋润下 变得滑腻而柔软。

    我开始温柔的吸吮舔舐,跟我教她的动作要领一样,从指根一直舔到指尖, 然后绕着它打转,把从美美那里学来的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如果说柳青的掌心 位置凝聚的是最敏感的阴道的触觉,那么手指头的快感等级可能就跟腰腹处类似, 指肚和手掌的边缘相当于乳房,而指根的快感等级就要接近于对阴蒂和乳头的爱 抚了。

    我认真的吸吮着这跟如青葱般柔嫩的手指,舌头不断的在指根指肚处纠缠, 仔细的观察着柳青的反应,她的呼吸随着我的撩拨变得越来越急促,脸上的红晕 开始蔓延到白皙的脖颈,裸露的肩头,而且还在逐渐向全身扩散。每当我用舌尖 抵住她指间根部用力按压挑逗的时候,她就会不自主的颤抖一下,喉咙里发出几 声无意识的呻吟,被我枕着的双腿也下意识的绷紧交叠,随着她喉音的振动,手 指不住传来犹如跳蛋振动般的快感。

    柳青此刻脑子里也是一片迷乱——「我的手指也会如此敏感么?虽然全身的 快感都转移到掌心了,但他并没有触及到那里啊,为什么自己觉得全身麻软无力 更胜从前?闺密不是说自己属于比较冷感很难高潮的体质么?为什么这个男人只 是吸吮舔舐自己的手指,就会有那样强烈的快感袭过全身?自己甚至觉得下体有 股热流蠢蠢欲动,两腿间已经有些湿润了!」

    「天!早知道不答应他了!」柳青不禁在心里发出一阵无力的呻吟,「可是 这个男人帮了自己那么多,虽然为人色了些,坏了点,可他的确没有刻意的侵犯 过自己,哪怕是催眠自己的过程中,明明有大把机会占自己便宜,他也没有那样 做!自己清楚的记得整个过程,他只是用火辣辣的眼神一遍遍的扫描过自己赤裸 的身体,却强忍着没有作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的确是一边饱受欲火煎熬,一边全 心全意的在帮自己!」

    柳青全然没有意识到她正在进行自我催眠,「我这样做只是在报答他的救命 之恩吧!他冒着那么大的危险把自己救出来,为了治疗舞娘的毒瘾又弄成现在这 样,那么只是相互含着手指这种事情,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可……可是那股快 感……为什么如此强烈?如此难以忍受?我……我甚至……好想就此放肆矜持投 进他怀里,被他压在身下好好欺负一番……天!……我这是怎么了?」

    柳青闭着双眼,有些迷乱的微微仰起头,小嘴开始下意识的跟踪我的节奏, 我去挑拨她的指缝,她也跟着挑逗我的,我用力的吸吮,她也跟着热烈的回应, 我们就好像两个正在做着六九式勾当的激情男女,相互撩拨呼应着,越来越进入 状态。

    我的舌头和手指越来越放肆起来,抓着她手腕的手指开始悄悄的向柳青的手 掌靠近,逐渐在掌缘附近轻揉着,舌头每次经过她的指根,都故意再向下探进一 点,去挑逗她快感最集中的掌心。

    柳青被我这番动作撩拨得更加迷乱和投入,直觉得男人的舌头好像来到了自 己小穴的边缘一样,又舔又吸的,右手手掌在他灵巧的拨弄下,一阵阵的收缩, 渐渐的握成一个空拳,仿佛所有的敏感点都在拳头上回归了原位一样,虎口位置 就像阴蒂,拇指和食指变成了阴唇,而握空的拳头就仿佛是自己的蜜穴,他含着 自己的食指简直就跟在吸吮一侧的阴唇般,而且每次遭到攻击,下体就会流出更 多的爱液,自己甚至感觉到屁股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

    「嗯~~嗯~啊~不要~~那里~啊~」柳青犹如完全迷失了一般,连什么 时候已经吐出了我的手指也没意识到,当我把舌头探进她握成空拳的手掌里面时, 她开始忘情的大声呻吟起来,身体也跟着一顿扭动,小腹不由自主的上下挺动, 就好像下体正在主动迎合我的吸吮一样。

    我把被她吐出来的那根手指收回,趁着她那股迷乱劲,插进了柳青的右手空 拳里轻轻勾挖起来。

    「啊!~~」柳青仿佛是蜜穴被突然插入一样,本来握空的拳头条件反射似 的收紧,把我的手指包了个结实,嘴里发出一声惊呼!

    「天啊……我……这……这是……怎么会那么舒服……她的手指好像插进了 我下面一样,呀~~那个点……跟美美那天压住的那个点一样,又酸又麻~~怎 么会……噢……好舒服……」柳青的意识越来越迷惘,欲望却变得越来越强烈, 她开始一边快速挺动屁股,一边抓着我的手指用相同的频率上下套弄起来,弄得 我再也不能安稳的枕在她腿上,下意识的一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柳青终于被我的动作惊醒,四目相对之下,见我拿想要吃人的眼神盯着她, 竟然会错了意,表情变得有些慌乱起来,「你……你的手指……我……我不是故 意的吐出来的……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失……失败了吗?」

    「还没有……」我热烈的看向她红扑扑的小脸,「我们还有补救的措施!」

    「唔~唔唔~」柳青正惊慌失措的那一霎,一双火热厚实的嘴唇封住了她的 嘴,紧闭的牙关被一条固执的舌头撬了开来,疯狂的在她嘴里探索着,然后如获 至宝一般追逐着她的舌头,最后如痴如醉的纠缠在一起。

    我几乎有些霸道的吸吮着柳青的舌头,嘴唇,全力挑逗她嘴里所有的敏感点, 她的右手被我压在枕头上,手指仍然一个劲的在她拳心钻探勾挖着,柳青再也不 能保持哪怕一点点的理智,主动热情的回应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