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一八六章 她被灌醉了2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1:33   

      「为什麽?」我问,不过三人的举动,更坚定我要带走李秋月的心。他们一看就不是什麽客气的人,谁知道他们要把醉後的李秋月带去哪里,干些什麽。

      妻子也隐约察觉道气氛,紧紧挽着李秋月的胳膊。

      「你们走过来说是她朋友,就要把人带走,未免太草率了吧。万一你们是坏人怎麽办,她如果跟你们走了,出了事我们可脱不掉关系。」拿车钥匙男子倒打一耙说。

      「那这样吧,打电话叫她丈夫来,怎麽样?」我提议说。

      直到此刻,拿车钥匙的男子脸色才微微有了变化,断言说「不行,我们又不认识她丈夫,你随便找个人冒充,我们也不知道。既然她跟我们出来,为了她的安全,我们也要亲自把她送回去。」

      这人一直提出理由反对,让我有些恼火,完全不知道他们是什麽人,和李秋月的关系。看李秋月穿着性感长裙,脸上画着妆容,这种盛装打扮,估计是心甘情愿陪他们出来吃饭,只是不知现在是不是自愿。

      现场只有我跟妻子,对方三个大男人,想强行带人走根本不可能。喝了不少酒头也晕晕的,一时想不出办法。如果在拖下去,不知道这些人会做出些什麽,到时恐怕不止李秋月,连我和妻子都会跟着有危险。

      「芸涓?」不知李秋月清醒着,还是无意认出,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突然叫出妻子的名字。

      「秋月姐,原来你还醒着,认出我来啦!」妻子高兴道。

      拿车钥匙的男子眉头跳了下,望着李秋月没有出声。

      「怎样?现在知道我们是朋友了吧!」我趁机从西装男子手中接过李秋月,向妻子使个眼色,扶着李秋月向外走。

      还没走两步,长衫男子突然站出来,挡住去路。我当时很紧张,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妻子也在这儿,我可不想让她陷入危机。

      「这儿是哪儿?是你们家吗?」李秋月转头左看右看,对妻子胡言乱语说。

      来回看了李秋月和我们几眼,拿车钥匙的男子摆了摆手,长衫男子才让出条路。被他们盯着,总感觉後背发凉,我扶着李秋月快速离去,头也不敢回。

      启动车子,一口气开出聚福楼。直到上大路,我的心还彭彭的跳着。

      「秋月姐,你真醒着?」後座传来妻子惊讶的声音。

      我从後视镜望去,原本靠在妻子肩上的李秋月,已经坐直起来。

      「虽然他们一直灌我酒,但还没醉道那个地步,装的多。」李秋月若无其事的整理头发。

      相比心还在乱跳的我,李秋月可镇定多了。让我有点郁闷,还有赶不上一个女人的屈辱,还有点让我和妻子陷入险境的气愤,责备说「那你干嘛不自己想法离开,枉我们那麽担心。」

      「你以为我不想走啊!他们是公司的大客户,老板亲自和我接待,哪里敢偷偷溜。」李秋月白了我一眼说。

      那招牌式似的白眼总是那麽带电,即使隔着後视镜,我还是受到不小影响。语气软了点说「那干嘛不装着早点认出来,还让我费那麽多口舌。」

      「不装像点,客户生气了,我怎麽跟老板交代。」李秋月望了眼车窗外说。

      「如果我们不来,你打算跟他们上车?」我问。

      「干我们这行不就这样嘛!能躲就躲,实在躲不过了,还不是没办法。」李秋月无奈道,似乎早已习惯了,在她看来也没什麽大不了。

      「你老板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他们带走?」我有点惊讶。

      「别提那老东西了,开始还在,喝到一半就藉故走了,留我一个人应付他们三个,要不是这些年磨出点酒量,就真醉的不省人事了。」李秋月气呼呼的说。

      「可能他们早预谋好了。」我猜测说。

      「可不是嘛!」李秋月说。

      「那你怎麽不拒绝。」妻子问道。

      「拒绝,拒绝的话,岂不是连工作都不要了。」李秋月满是无可奈何,拉着妻子起手说「我可用了好几年,才爬上现在的位置。」

      「怎麽能这样?」妻子不理解的问。

      我心里理解不少,或许这就是漂亮女人的悲哀。也是李秋月这个职位,岗位,以及她自愿选择的悲哀。

      面对单纯的妻子,李秋月只苦涩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把李秋月送回家,钱昊不在,听她说钱昊每天应酬到很晚才回来。她本想留我和妻子到家里坐坐,天色太晚,我们拒绝了。

      回家路上,妻子思考着什麽,一句话都不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